公孫龍子只寫了這篇著名論文就出城了,比老子藉五千字傳關尹喜而出關還簡單。


歷來也沒個哲學家跟你這樣解釋過:其實他是知道自己也在自己所說的話語語境中而悟出此解,解圍了自己而出城。
《白馬論》原來的故事大概是這樣的:

戰國時一城有令馬匹不得出城。
有一天,趙國平原君的食客公孫龍帶著一匹白馬正要出城。守門的士兵對他說:「馬匹一概不得出城。」
公孫龍心生一計,企圖歪曲白馬是馬的事實,希望說服士兵。

公孫龍說:「白馬並不是馬。因為白馬有兩個特徵,一是白色的,二是具有馬的外形,但馬只有一個特徵,就是具有馬的外形。具有兩個特徵的白馬怎會是只具有一個特徵的馬呢?所以白馬根本就不是馬。」

士兵因無法應對,唯有放行。

白馬就意味表裡如一的白話,不可再解的言語,沒有暗語的言。用話語解釋話語總必需借用白話來解釋欲解的項目,就像這裡的文字解釋著白馬非馬的語境與脫困,如果再將此處的用字一一拆解,則此文將難以解此項目也,會造成語言的迴路返鄉,歸墟也。

 

PS:「白馬非馬」的百科連結如下:http://zh.wikipedia.org/zh-tw/白马非马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