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寫於7/17非思不可

 

Beautiful-Rainbow-Wallpaper-Desktop  

 

 

詩,言之寺也,尊字言也。詩經之解讀法是順字而下,非順今之理而讀,此謂初衷。

詩經、國風、墉風、蝃蝀(音dì dòng)篇,一般古今解釋為對女子私奔的諷刺,此處我仍以返母溯字釋之。

蝃蝀在東,莫之敢指。女子有行,遠父母兄弟。

朝隮於西,崇朝其雨。女子有行,遠兄弟父母。

乃如之人也,懷昏姻也。大無信也,不知命也!

 

關鍵在第三行詩,全詩先簡單解釋如下:


黃昏的彩虹在東邊,沒人敢指說啥。女子將嫁行遠方,遠父母兄弟。
早晨的彩虹在西方,整個早上都下雨。女子將嫁行遠方,遠離兄弟父母。
像這樣的人啊,思懷著地平線下的太陽與淵源之所,所以大到無人言可與,所以不知命之邊緣所限也。

第一行中,黃昏之虹為雨停之後,雨如語言,無語言了自然無所指說。
第二行中,早晨之虹出後會有一早上的雨。
第三行中,一般把懷當壞解釋,但懷之初衷仍當懷思解。「昏姻」,昏字象形如「百」字,在地平線下的太陽,太陽為大道說者。姻,女之所源所靠或淵源。也字,女性器官也,有生之意,生出了下一句,所以當因果關係的連接詞,此處咱且以「所以」當下一句開始的連接詞。

這詩說了這隱於深淵的女子難以言情的浩瀚。情者,心青也,青又如墨青,所謂深情也。

「蝃蝀」:即彩虹。字形有虫蠕動之象,如思之微動。蝃,四隻手雙雙對對相持也。英文的rainbow如雨弓,雨如語言,即語言之遠射也。

 

「女子有行,遠父母兄弟」:此兩句在詩經中屢次出現,遠字如心猿難表而遠行,父母為字之本來形聲,兄弟為比肩共處之字型,女子如本身字音韻律與言外之情。這大約說明了西方文字的遷移如此遠離之女子。咱這解法算是逸出之旁解,仍不能取代此女的難言之情。所以此文題目說彩虹仙子,「仙子」如「先字」,先於字的思是什麼呢?印地安神話也有彩虹戰士,意味思慮於字之前的神思。

如今世人很難理解此語言中心的世界,人藉語言,語言藉人,誰是主呢?所有的聖書都是字。此解只是間接幫解開了一層綑綁,回頭想想咱前面說的初衷是否如此?咱簡單解,隻字片言難以盡深淵吧,區區深淵兩字也不足以表此女子。

咱這裡簡單解,也請善讀了。

 

此詩百科請見連結:http://www.zwbk.org/MyLemmaShow.aspx?zh=zh-tw&lid=76614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