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支盧旺達傳統民族舞蹈很特別,第一段影片為八位女女舞者,第二段影片為八位男舞者。看完這兩支,心中忽然驚覺這根本就是演釋著道法。這裡簡單解說:

前面那支舞,說唱者與舞者分開,少女舞者八人執杖如執筆,唱者可比如聖道者唱說著大道,少女以身形曼妙演字,手部婉轉如蛇(舌也),迴避著直指他人,手之動雖張,但保持在無過高或過低的中間地帶,所持之杖始終垂地而不僵硬地意味恭敬自然的書寫,女舞者左耳也有一相似的短杖,意味德聽。此杖有黑白螺旋紋,咱多次說過螺旋之象徵,西方聖誕節的柺杖也是螺旋杖。八人為二之三次分,三意味多也意味神。漢字的無字象形通舞字,就是雙手舞動之象。


第二隻舞以男舞者八人戰舞狀態呈現,舞者一手持盾一手持矛,盾牌圖騰為上下兩個空心X。舞蹈前面部分韻律協同,後來中間部分八人有所亂語意味爭執分歧之戰,爾後身形協調而口說不同,雖亂而參差有韻。八舞者的白髮意味直白之法,跟前面那支舞的差別是,此舞唱者兩人跟舞者都說著話,唱者兩人分歧,男舞者隨著再次分歧以致亂,所以有爭也。最後旁邊的唱歌者一人走入場中應該是意味聖者或老天介入以矛身輕觸大地,止戰也。


此處音樂與旁邊之唱者意味天音與聖言,支配舞者,舞者演為人子也是聖言之字,舞者本身之口說又分歧,如武也。

女之舞意味沈默聆聽的母法,男之舞意味再詮釋的子法。兩段舞蹈各演兩個層次,都是關於說的說,也是關於聖道說的舞蹈。

有感:地球上所有的原住民當被視為全人類始祖文化的守護者。

最後提醒,咱這裡又以文字詮釋了一次,別太計較小差異,則大體無過也。

 

(此文原寫於7/9深夜的非思不可)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