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寫於7/11之非思不可。

 

白鷺鷥,有白,有路,有絲,都是咱說過多次的重點。咱說說李白這首「賦得白鷺鷥」:
「白鷺拳一足,月明秋水寒,人驚遠飛去,直向使君灘。」

這詩難以直解,咱先帶你看第一句,這句是後面三句之引路者,咱以間格分間:「白路 拳一 足」或 「白路 拳 一足」,這兩種斷意義分別為:「白路拳繞一圈」「白路拳握著一足」。白如直白無染,路如道。詩,言之寺。
一足,圓滿走一圈。
拳,拳握,如圈。
一應白也,足應路也。拳字於中間,所以也意味掌握於此中間也。

「月明 秋水 寒」 、「月明 秋 水寒」。
明字中含月,秋字中含火,然後水寒來含之,寒音如含。

「人驚 遠飛 去」、「人驚 遠 飛去」。
驚,敬馬也。敬馬(碼)而驚。
遠,心猿之走。飛,字形雙層,升之又升,可比如現在說的雙飛。這裡看到驚跟遠兩字中,心猿意馬都有了。
去,這字很像云,上面為十字而非一字。說文解字:去,兩人相背而行。

「直向 使 君 灘」
君,此字形有口,尹口。尹,象形為手拿筆也,引伸為治事者也,但此處宜還原象形意義來會意。
灘,石頭多的急流,難也。
這句以行舟呼應第一句白路,告訴人直說口難開。


咱這樣是不是彎來彎去呢?怎樣斷句就好像有石於語言長河中分流。

李白受封為詩仙可意會為詩先。

 

白鷺鷥相關連結:

http://fhk-dbbook.nmns.edu.tw/fhkbook/hist/hist.asp-sq_no=10.htm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