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快到了,龍舟是個數千年的文化遺產,在許多古老文明裡的古董工藝裡都可以看到龍船。舟為獨木刨舟,船字為八口人之舟。

 

 

在咱談龍的那篇「翻滾吧,龍」裡,其實已經用我的話告訴你們龍就是長語言,那短語言是啥?就是原始單音字的樸素語言。舌為蛇,蛇化龍,就說出成句的話語,伊甸園中的蛇就是說話的舌。所謂龍的傳人就是語言人,閩南話的人字讀如朗,朗如狼,分別之下,狼又非龍,朗讀不是語言,狼族也非龍族,但兩者也可以不分。朗者為lang,龍者為long,都是語言。

方舟的方字原始意義不是幾何的方形,而是雙舟合併,形狀跟長形獨木舟有別。漢字字形多數都有分上下左右,這就是雙舟合併的方塊字。古埃及文字也是以方塊為單位。聖經中的約櫃跟方舟的原文是同一字,約櫃就是方舟,方舟就是約櫃,解救人類於大洪水之下的就是契約的櫃子,就是語言文字本身的型制。

之前文章裡也解釋過英文的契約deal,de跟al來自不同語言,卻都是指稱詞(係詞),兩個指稱詞連一起成單字叫deal契約。

人是神的話語,神是思之神,藏於我者之思內,我者想的說出的形成自己的世界,一直補充又補充,一個符號指向另一個符號,繞了個大圈,最後都指回我者自身,所以上帝名字叫我就是我。但這是我用漢字來說,我這個字字在各民族語言的差異下,又繞一大圈,繞的圈子夠大了就形成世界萬物,我們的世界是一直處於「之間」,沒有主詞,一切看似主詞的都是介詞,都是借用來描述的。大洪水是共振波也。這宇宙中不斷說故事的只有一個,有時叫盤古,有時叫上帝,通常叫「我」,自己說著也自己演著不同的角色,盤古大夢不過是夢到自己醒來也。

英文的world也是word這字寫完之前有個捲舌延長的L。

這裡說的這些有沒有要補充的?有,但說不完,所以唯心去聽讀,道家的德字在於聽,而英文heart字中也有個ear耳朵。所有神聖用著不同的話語說著不同的道理與故事,這所有的不同話語裡面自然有著需要用心去讀通的契約。

以上所說的在以前文章裡多有所重複,重複說不過是強調。讀者有所讀不通或無法體會也好,如莊子說的忘我:相忘於江湖是也。

 

補充:對於基督徒,要理解我體會寫的也不難。基督教教義認為耶穌是通道,通往上帝的通道,但通往耶穌的通道又是啥呢?是教會嗎?那通道的通道是啥?就是借用的借用是啥?前面說過一切都會指回本身,本身就是「我」者,那個「我就是我」的大我者。

一般說來,傳道有三法:不言之傳,耳提面命,與文字。咱這裡寫的只是文字,文字總會留下蛛絲馬跡,凡各宗派修行者用心閱讀者必有所獲。

我這樣解基督名字如J is us(J就是我們),啥又是J呢?字形上J是彎的I,意味著轉彎,字形為父,字音為母。然後多讀幾次這Jesus的發音看看,就如「子是我們」或「字是我們」,為何是半中半西去解呢?此處用心想一想以上解的方舟吧。

 

 

 

 

PS:前文「翻滾吧,龍!」的連結:http://flashpai.pixnet.net/blog/post/40772134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