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齊物論:「昔者莊周夢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適志與!】不知周也。俄然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胡蝶之夢為周與?【周與胡蝶則必有分矣。】此之謂物化。」

 

591px-Dschuang-Dsi-Schmetterlingstraum-Zhuangzi-Butterfly-Dream  

 

解莊周夢蝶必需要先知道一下蝴蝶butterfly。
but ter fly羅馬尼亞文翻一下,ter是三,意思且如「但三飛」,飛了又飛還又飛。兒童故事裡,誰曾笑蝴蝶愛玩生命短?其實不知蝴蝶生命如何飛之又飛於他度。這裡要理解一下但字之意,如同「飛......但是......」,是三層但是。
utter fly是「絕對飛、完全徹底的飛」,一而再,再而三,所以徹底,因為徹底了,所以蝴蝶飛得姿勢恍惚了。

utter又有出聲或說不出意思。漢字胡字是喉的肉,聲音之氣行至喉嚨還沒出口,utter一字止於r,法語的r很可以顯示這種含混喉嚨音。胡字,古月也,是發出咕聲的喉嚨肉。

蝶有「木世」之形,木人世界也。思之蟲蠕尚未幻化成物,聲音如疊,有承載又承載之意,如同飛之又飛,重疊意義。意義一詞兩字也是重疊,重疊兩字本身也是重疊。
莊周夢蝶故事說法其實也有三次疊意,聯想到名曲「陽關三疊」這名有深意也,可惜古樂之理咱知甚少,不能在此延伸。

 

小談了莊周的蝴蝶,蜜蜂也是我一直想談的。

蜜字如me,是受封的I,有秘密意味。夆字型上方為止之意,下方丰為草木豐盛,意味封地的邊境交接地帶,所以有逢字的兩相逢意思,其他如縫字等。莊周的周就是環繞的邊境,莊子此寓言說的周與蝴蝶有此意味,不單指莊子名字。以邊境來說可說成:是邊境夢到中央或中央夢到邊境??但這樣比喻是平面二分法,不如周與蝴蝶的多重境域交接。

蜜蜂讀如密封,一塊密封之境內不斷工作者就是蜜蜂。蜜蜂羅馬尼亞文為albina,albi是白或漂白,albi na就是不白,如不說也。bi為雙,al為指稱詞。al bi na就如:「這個不言之雙」。莊子說自己夢中如蝴蝶「不知周也」,換成兒童故事的蜜蜂與蝴蝶的話就是不相比也,誰是誰的邊境呢?「不言之雙」又是那個雙境啊?如夢悠悠而相逢。

 

以下重點我簡解:

「栩栩然胡蝶也」,栩是木羽,木是用來表物化的物質,所以說栩栩如生。栩音仍屬氣音,然字有化之意。

「自喻適志與」,當先看成「自喻」適「志與」,兩詞音相近所以曰適,向內我為「自我之喻」,向外指為「志與」,兩相交。

「俄然覺」,俄字內有我,我者忽然之意,又意味著我者覺之玄妙間。所以俄字一般理解為「忽然」,這裡的我者已然是夢中的我者,也是俄字意義中的我者,驚覺了才看到我在俄中,看到我在俄中了才驚覺。全文沒寫半個我字,至此才覺中透我。

「則」,刀刻成則,實物化意思。

「則蘧蘧然周也」:忽然這驚覺化生成周(同時是周公與周界)也。「蘧蘧」發音也近如「栩栩」也是一種相適交遇。

此文之三疊三飛用西方術語可以叫三位一體也。字、身體說話器官、夢、真實等等多意重疊。

以下我以問句表之:

到底是蝴蝶夢周公或周公夢了蝴蝶?

到底是身體說了字或字說著身體?

到底是故事說著世界或世界說著故事?

到底是我說了他或他說了我?

到底是我夢見你讀或你夢見我寫?

到底是我說了文字或文字說了我?

是莊周寫了我或我寫了莊周??

 

我怎麼解都不如原文之妙化翻飛,善讀者可以將原文字字細讀。最後莊周直接說明了這就是物化,短短數言包含從思到語言到世界與邊緣,妙生也。另外語音與發聲器官位置也是一大重點,蝴蝶兩字發聲位置於低位,周字於口位,但咱對語音學屬門外漢甚至不知術語,而懂氣功的人又不懂語言,兩相不知,咱只知咱解的這一部份,其他僅以此為提醒。莊子一書又為道家的南華真經有其大道之理也。

最後小談一下莊周,莊字本意是皇家王族之大墳,周是界。莊周如生死交界之守護者也。

 

800px-TwoLorenzOrbits  

蝴蝶效應之數學圖。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