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寫於臉書2月15日之帖。略有增補。

我還沒解過詩經,以此一解,此詩既如情也如道。詩經衛風竹竿原詩如此:

籊籊竹竿,以釣於淇。豈不爾思?遠莫致之。
泉源在左,淇水在右。女子有行,遠兄弟父母。
淇水在右,泉源在左。巧笑之瑳,佩玉之儺。
淇水滺滺,檜楫松舟。駕言出游,以寫我憂。


行文一行先泉後水,一行先水後泉,都是語言之思湧現方式,竹竿釣魚如釣思,女子是隱藏的陌默者,如沈默者如遠行者,如仙子
如精靈。淇字的其是漏斗狀的網,篩思之器。魚是我者之余,我不知道的我。最後說駕言出行以寫我憂,憂如幽之思也。憂愁一詞
閩南語發音如幽囚。瑳字意義為齒白,字型為玉差,玉音如欲,語言表欲有所差之所以巧笑。儺,通娜,難表所以姿態無定而阿娜多姿。

此詩「檜楫松舟」表面上是檜木搖槳松木舟,看檜的字音如快,型如會。楫字古通輯,聚集也,字型有口有耳,有道有德。松舟,松有公,所以公者當鬆,舟如母,行於思之江海也。全詩隱藏著陰陽(男女)趕快相會之幽思。


這是人類整個終極的情思,也是神思。

此詩或解成家鄉或情人之思,此為表面意義,顯也。對隱藏於思之內的隱藏者(如女)也還是藏在表面意義之下。難以言,故以情思表也。無名家鄉女子如無明。

 

補述,由此詩可以推得出:
我思之幽者為你, 所以幽之你如you。
我愛所以是我, 所以愛的我如I。
人類是human幽蒙者。語言延之又延所以誕生。

有個希伯來字abracadabra,一般翻譯成咒語、唸唸有詞、胡言亂語。但此原意為:「你創造你所說的」。詩經中語言與思的相如,咱以此為例解也。

 

 

此文百科連結:http://www.zwbk.org/MyLemmaShow.aspx?zh=zh-tw&lid=76627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