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6720_515361255237400_732194710_n  

 

看看老子怎樣道談母子。此段以帛書甲本(14章)為主,缺的字以乙本(15章)補之:
「天下有始,以為天下母。既得其母,以知其子,復守其母,沒身不殆。塞其悶,閉其門,終身不堇。啟其悶,濟其事,終身不棘。見小曰明,守柔曰強。用其光,復歸其明,毋道身央;是胃襲常。」

始字,女台就是女懷胎。
既字,吃飽離開。相似的即字則是就席。
沒字,隨水中漩渦捲沒。
殆字,胎死。

「天下有始,以為天下母。既得其母,以知其子,復守其母,沒身不殆」:
「天下有始胎,可以比做是天下母來看,得知母之後,由母子相似關係可以知道其子,然後返回守母,如此隨著漩渦而不致胎死」。
這裡母子關係要連結著我之前說過的聖母子或伏羲女媧關係來思考,這裡敘述了母到子又返回母的方法,守母就是守沈默、守靜篤。這可以參照道經十六章,最後說的「沒身不殆」在十六章也出現做尾句,沒字的隨漩渦是此處的心法。從開始母懷胎到最後沒身不殆的不死胎,所以可以循環生生不息。

终字,本冬字,甲骨文象形是结繩記事末端打的節,終端。
堇:徐中舒《甲骨文字典》:「象兩臂交縛的人形,爲獻祭之人牲」。殺身。
「塞其悶,閉其門,終身不堇」。
此悶字,原字爲悶中之心加“二”形,意味塞之又塞,悶之又悶,這是所謂修真異構字。乙本為 土兌),我簡單解釋整句為:
「閉塞又閉塞其感官意識(如佛家說的六根不漏,佛家有眼、耳、鼻、舌、身、意六門說法),終身不降殺身之禍」,這小段落說的是沈默的母之法。

啟字,甲骨文象形為右手或左手開小戶門。有口意味開口言說使開竅。
悶字,這裡的悶字跟上行不同,是一般悶字。
濟字,同舟眾人動作整齊節奏一致。
事字,傳達命令監督實施任務。
棘字,甲骨文為朿字。一般版本此處寫成「終身不救」。
「啟其悶,濟其事,終身不棘。」:
「啟之又啟其閉塞感官意識,所有感官同舟共濟於意識命令,始終不會有所困難」。這段說的是子法。

以上兩段因為看似相反,所以一般解釋成了一正一負或一負一正的解法,當是不懂前文的母與子的前置鋪陳。

柔字,有彈性的木槍。
用字,木桶,本形開口應朝上。
其字,為箕字本字,竹子編制的開口容器。用與其兩字都是容器。而曰字也很像是開口向上的容器,開口含意也。
光字,人舉著火把,火炬之微光。
歸字,遠方止戰順服於中央。
央字,甲骨文為人受絞刑之象。
毋字,停止在懷孕時刺激母體性慾。
胃字,通謂。
襲字,袖裡藏刀突襲。說文解字:左衽袍,從衣。襲常,可說是反常,又因為是反常所以要因襲常道,一體兩面都可解,就是善解也。
「見小曰明,守柔曰強。用其光,復歸其明,毋道身央;是胃襲常。」:
「見微光(母)寓說著光明(子),守著柔(母)寓說著強(子)。如此善用火炬微光,能反歸日月般的大明見。在意識仍如懷胎般微弱時,不要去刺激母體地強說道,身體會殃亡,這就是所謂反常道,所以要守常道。」

這段也算很重要的修練法。最後說的常道算是此段的但書。

整個解釋彙整如下:

「天下有始胎,可以比做是天下母來看,得知母之後,由母子相似關係可以知道其子,然後返回守母,如此隨著漩渦而不致胎死。閉之又閉其感官意識(如佛家說的六根不漏,佛家有眼、耳、鼻、舌、身、意六門說法),終身不會降殺身之禍。啟之又啟其閉塞感官意識,所有感官同舟共濟於意識命令,始終不會有所困難。見微光(母)寓說著光明(子),守著柔(母)寓說著強(子)。如此善用火炬微光,能反歸日月般的大明見。在意識仍如懷胎般微弱時,不要去刺激母體地強說道,身體會殃亡,這就是所謂反常道,所以要守常道。」

(感言:過去強說了幾年,難怪我胃不好。哈。)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