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之不畏畏,則大畏將至矣。毌狹其所居,毌猒其所生。夫唯弗猒,是以不猒。是以聖人自知而不自見也;自愛而不自貴也。故去罷而取此。」第37章,帛書乙本。這裡我把第一句改為甲本的「民之不畏畏」來解整段。通行本是72章。
第36章有談到聖人病其病,所以不病,所以這裡接著談民,用畏畏合理,通行版本為畏威。


畏畏,就是畏其畏,所以不畏;也就是,使害怕本身害怕,就是克服害怕,即不怕。不畏畏,再次反轉意義,所以是很害怕。畏字是著面具的巫師手持魔杖驅魔,大畏是大驅魔,與害怕皆屬一體兩面。將字是守護。則,銘刻,具體明顯化之意。至字,臨。

「民之不畏畏,則大畏將至矣」,大約可解做:「民眾害怕到不知克服害怕本身時,差不多是大恐懼需要明顯化地大驅魔來守護了。」這段跟一般版本解釋也可謂完全相反。

其他部分解單解如下:


「毌狹其所居,毌猒其所生。夫唯弗猒,是以不猒」:不要控制他們生養的住所,不要使他們厭倦建立生活。只有考量因果地彎解其厭,就會如不厭倦了。

「是以聖人自知而不自見也;自愛而不自貴也。故去罷而取此。」:所以聖人自知而不生自視;自愛而不生自貴。所以說要去彼而取此(放棄目的性而取用此實)。

民:未覺醒之民。老子用民字或用人字時宜注意有所差別。用我字與用吾字也有所差別。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