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為臉書這兩天貼的散思。稍嫌雜亂,但先記錄在這以待他日整理。
 
文字都是matrix,是格子是列陣是母亲是子宫是黑暗,也是囚牢。共濟會世人還是神並無所謂了,對人來說,文字又可生又可死的權力,他強大又充滿陷阱,寫下來就算是,寫下來就同時是思考陷阱。我們都入陣了,他們用M開頭佈的陣,莫沒墨模魔末母盟蒙萌懵猛都是共濟會,一種企圖開口試圖掙扎說話的嘴型,母親的產痛被封鎖在突破見到光裡面,共濟會自己把自己封鎖在這種嘴型裡面。他們要我們跟他們一起痛,唉。唉就是愛。如何脫離世界是一層又一層的萌。順天或逆天都是說法,被順逆概念囚禁了。共振?水共為洪,少數菁英的方舟是小洪,大洪大共振才是天的計畫。糾結難解受困於文字牢籠。對此,我稍微有一點懂了,所以我勉強說是零暗,勉強也是墨子說過的。M計畫太龐大我如何能脫離計畫而走自己的路?

 佛家彌勒佛的概念很有可能,可能就是可行,既然幾億年後你會成佛,那就用你的未來佛來救現在的自己。就是這麼簡單,所以佛說法是彌勒佛有千千萬萬化身,其實就是這樣。想想自己幾億年的未來佛就是如同渡化自己了。眾人所盼的救世主就是你不會遇到不會有機會膜拜的自己。沒啥太深奧的。

理解共濟會也差不多理解了所謂神的佈局,他不得不用騙局,一關一關有待一一解開,局中有局,我不是說過空城計本身就是個大騙局,孔明就是共濟會高手,理解孔明的兩個字就是MATRIX就懂了,36計都是共濟會局中局的騙局,陣中有陣,看穿借東風也還是另一場借東風的謎。謎就是迷彌糜,高手外還有高手,武俠小說是真的,金庸一定是共濟會高手。有人說中國四大文學名著都是密碼,我是讀不太下去古文,白話也是共濟會陰謀,讓古文與我們失連,但計外有計就是讓所有人懂文字,白話的任務就是必須用白話說出秘密給大家懂。學院派哲學寫法也是共濟會陰謀,把學問封鎖在菁英階層裡,用「依據」來綁架真正足以脫困的智慧。對我們一群理論菁英,我只能再次勸告小心文字所布的陣,那是西方共濟會擺下的困局。

 我很可能快解開一些大問題了,就是先要擺明了說大家不說的共濟會,讓陰謀貪到陽光下,這才是共濟會善意一面的陽謀。基督教的敵基督也其實是神的佈局,基督不得不說出個謊陣又教你千萬要相信,敵基督是因為一定有很多人離不開基督的步陣,基督教的母子像也是共濟會的符號,ma-son=母子。臺灣媽祖也很可能是共濟會的頂級高手,林默娘的默或媽字都是ma。我們是M所生的子民,我們正處於M型社會末期。M中文字形就是弓,有在網路查過末日預言的人就知道道家所預言聖人的「弓字符」,把M拉平就是一而已,弓箭是要射出用的,就是人類全體彈跳脫離到第五空間的未來,現在末日現象弓箭緊繃了,可能是最後集體共振最大強力的時候,透過災難陰謀,也可以透過集體認識的共振強度,何時能為一呢?就是大家都不入陷入思想共振裡的時候,每個人都是獨立思考的時候,密碼消失的時候,擺脫文字格子牢籠的時候,心意直接傳達的時候。

當初我部落格「馬克吐白」的稱呼無關共濟會,現在想起來又似乎很命定地與共濟會關聯起來,馬克就是MARK記號,吐白是盡量白話說,而白是本姓是墨黑的一體兩面,因為一場地震亂搜的信息把我拉到追尋共濟會由來身上,追陰謀也追陽謀,終究離不開我本來深思許久的文字,至此世界的秘密逐漸一一解開,不循學術,學術被共濟會隱蔽了許多東西,而循野說共濟會所遺留印記,找盤古到外星人,也在電影裡找信息。不是線性的,而是信息相關的。

李安的少年派之旅,給了我很大啟式,在空間時間的大建築裡任意取下信息最終會到大海。一開始寫實是單純覺得信息很簡單為何沒人讀出,後來越解越覺宏大無比。剩下問題真的是怎麼說出來而已。 

如果我打字盡量不刪除是不是世界會好一點?我們都害怕被刪除?而這就是撒旦的主要活路。

 M拉平就是I沒錯吧?I為何是大寫?而非小寫的i,就是我最大,我就是唯一的,就是全息世界,世界是world,是大打幾折的W,是M的反面。共濟會就是世界的一體兩面,是我的展開,是我的扭曲,我的不平,我的委屈,我的愛恨,我的隱藏口袋躲藏的自己。

 
原來坦白真的是世界的關鍵。

 

(后羿)射日傳說在許多古老土著裡都有流傳,剛查時才知道台灣嘉義有個射日塔,根據泰雅族神話建構,總共12層,左右兩塔在高處合而為一。昨天說的M等於弓,讓我想到后羿射日,「后羿」音同於「後裔」,羿是「羽升」,就是是羽化生天射下太陽的人。后羿是東夷人,夷字就是一個人跟一把弓。射日既是神話也很可能是個預言,太陽數量有說十個、十二個、兩個的不同說法,太陽是星際門,是神族外星人宇宙旅行的門,12層比共濟會13層少一層,是屬人的建築。意味著12跟13差異是一種戰爭,太陽分立就是神族分立,12是人的獨立派,13是人依靠神的一派,兩派差異應該就是東西方共濟會分歧大戰的原因。其實都是M。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0%84%E6%97%A5%E5%A1%94 

這個百科有列出更多原始的射日傳說。方舟說法在佛教裡分成小乘大乘的大渡眾生或小渡自己成佛的兩種。我們今天看到共濟會陰謀只渡菁英不渡普羅眾人的世界,所造方舟太小了所以。記得兩年前看到youtube上影片有提到數以千計的太空船集結在太陽表面的新聞,大者比地球還大,那意味著方舟不會太小,共濟會絕對可以渡眾人。就算船小菁英只顧自己,你未來的彌勒佛也會開小船來渡你。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0%84%E6%97%A5%E5%A1%94 

世界的M型化,也是因為政治兩極化所製造出來的共振結果。政治操盤手不可不慎,極端不是不要,而且是要發展極端,在一種包容內發展。政治兩極化只形成兩種吸取資源的怪物。弓箭緊繃到極點了,不是斷弦就是放手射出。

 客家人來歷我不得不說,就是坦白來說,客家就是墨家,客字發音就是黑,也就是是共濟會mason。一如世界名人多半是猶太人血統,臺灣客家人在企業老闆政客菁英族群裡佔據不少,一堆國際曝光的臺灣之光也多半是客家人,這是宏圖龐大的共濟會的無形陰謀,我由衷希望客家人別介意我這樣說,在高位者擁資源者當要釋放一些資源,整體大船的同舟共渡才會是家,否則永遠流浪處處為客。

 先秦聖賢們都是叫子,就是母親生的意思,偏左派喜歡墨子的批評孔子也是批評自家,孔子就是子宮誕生的兒子,那個孔也是matrix就是母親子宮也是列陣格子,別太意外,整個說法離不開誕生見到光明這個母子說法。所以孔子說格物致知,我之前說過格就是mattrix,格子一直分裂一直製造差異不是問題,所有格子都找不到母親的家才是問題,人類古代都是母系社會也是這個原因--ma-son,電影異型就是說著母親的故事,所謂蜥蜴人就是猶太人,現在這說法有貶低意味。自古說「以孝為天」也是因為這母子就是開天闢地的原理,文字的流浪就是客家猶太的流浪,是黑暗的無所可依無所可言,黑暗就是說不出口,沒有字詞可以形容的子宮黑暗,是生不出兒子的母親的徬徨,是釋放不了的情節,是害怕生產的痛的情節。
學著釋放學著放手。

如果有天命的使命這種東西,或許我的白就是黑的終結,W所意味的White就是M的終結,其實黑白都是共核的分裂,黑無可形容,因為連黑暗這說法都是勉強說出口的明白詞,雙遣法「黑之又黑」才能更貼近黑暗的說法,所以我說是零暗語言,把語言的零暗說出來就是把真的地獄說出來,那只是說不出口的東西,無法說話的情節,說出來又成了語言符號陣列,又隱藏了黑暗陰謀,無底的洞無比玄密。黑黑比黑更黑,不同於黑,所以說話者陰謀地笑著:「嘿嘿。」再多分裂生一個黑也是包藏著一個「嘿嘿嘿嘿」而已。沒人跟你說過為何要孝順,因為說不清楚,都其實是因為這母子陣列,M是子音是兒子,但音標又還是母子關係,那音標的音標呢?也還是用兩層來表示而已。M發音沈悶,是子宮洞穴裡的聲音,出生後就放聲哇地哭了,哇就是W,是M的反面,是兒子走入了世界發出了聲音。我誕生了。

 學術考據很累,我這樣的說法會被科學質疑,但所有說法都是兒子,都是信息,信息message,此字拉丁原形就是mittere,喚起你記憶了嗎?我一直提到的密特拉,光明神,也是共濟會,信息在世界中流動,密特拉在世界中流動,彌勒佛在世界中以千千萬萬化身流動,共濟會沒有忘記在其中一直提醒你有個媽媽你要記得,所以世界末日那天我媽媽住院了,我想我思維走得太遠,但遲早你們很多人都會懂這些白話文。美國共濟會在美國立下碑文五億人口是恐嚇沒錯,但惡的相反就是善,他逝放著信息我後來才懂,那是警語,不如無語。

 信息message的詞源:
1300年前后进入英语,直接源自古法语的message;最初源自古典拉丁语的mittere,意为传递。
<古法语 <中古拉丁语 missaticum <拉丁语 missus <mittere(发出) 。
一千三百年前後不就是共濟會雅瑟王圓桌武士成立的時代左右?他攜帶著武士尊崇的密特拉教到英國傳播。

 

 
· · 推廣 ·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