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篇寫給收藏家的文。當代藝術實質上被幾種東西牽制或互相牽連著,藝術家生產受制於環境歷史與他者所共構的總總因素,其中之一端受繫於收藏。此文只針對私人收藏家而寫,算是一種對遠方火星的呼叫。在我先前文章裡也提過當代藝術發展的四個端--「商業資本流、學術談論、社會體制、與前三者的創造。」收藏家是資本流中的一部份,這部分大家多半不願提或不敢提。此文當作一種最原始的發生論,意在呼叫一種藝術家般的收藏者。
 
除了哲學家創造理論上要加油,藝術圈另一端大家不敢說(怕得罪)的收藏家也要加油,其實收藏家跟藝術家一樣要好奇,藝術家在破壞中進行獵奇,收藏家在不加破壞中收納好奇。愛藝術意味著先好奇於藝術,好奇於莫名其妙,好奇於天方夜譚,被藝術說服之外還必須有點上當感,輾轉難眠後才確認自己是甘心上當,醒來後才改個字眼對外宣稱叫:「我愛藝術。」

 藝術家冒的風險必須傳遞給收藏家,我們環境需要更多不需要太多安全感的前衛收藏家,他們帶上一口布袋可以在無人之處依舊前往的尋覓,迷戀於不一樣的石頭,醉心於不一樣的風景。前衛收藏家將如藝術家般一無所依、無依無靠、孤絕於自己所知之外,他們會情願茫然於眼前所見,甘心於永遠的一知半解,然後決然於自我的孤獨。去他的拍賣目錄,去他的昨日之見,去他的....就都是因為「去他」,然後這樣的收藏家今日才能「見我」。收藏是種藝術。

 必須讓收藏家知道藝術是一場騙術,在騙局中思考他們才會聽到看到同時體會到藝術,沒有所謂藝術真諦,原來尋覓藝術真諦的過程就是藝術,尋「尋」覓「覓」又是一種藝術。這類前衛收藏家確實不需要考據學那種大後方的方法,不需要在拍賣目錄中找類型,而是在拍賣目錄中排除類型,萬般皆排除之後他們才會有藝術家般的孤獨感,也才懂得藝術,因為此時收藏本身已經就是藝術。

 一張畫不知道可以掛哪意味著一張畫哪裡都可以掛。這是收藏入門第一課。一張畫的孤獨就是收藏的孤獨,一張畫的無可歸類就是關於等待的課,等待是收藏的第二課,不必等他們肯定,不必等完整研究,不必等大卡收藏,那不是前衛收藏家的任務與喜好,他們所處的是一種極端的收藏,極端自私的愛,無比好奇的童真,看無所可看的失落下更要看的激進----把藝術家忘掉、把拍賣忘掉、把履歷忘掉,這是唯我獨尊的收藏,無與倫比的處世,遍尋無他的境地。收藏,滿足於不滿足的收藏,不甘心然後甘心的收藏。昨日經典已如黃花開落,當下呢? 

 這是一種收藏家的自我流放的收藏,一種逼近藝術的收藏,一種非法之法的非常收藏,一種不求共鳴的收藏。沒有這種唐吉柯德式孤絕的帶領,當代藝術收藏僅只是一種充滿各種資料與考證的古董收藏。藝術家們的創作受理論不生產的壓抑還受資金流壓抑的各端都必須積極地活絡起來,當理論家盡情說自己的話,收藏家盡情做自己的收藏時,臺灣當代藝術才有領世界風騷的可能,沒有一種集團式炒作可以取代這種極端的「自我暈眩」的炒作。暈眩吧收藏,從自己體內放出孟加拉虎的同時放出煙火。

 收藏家如何收藏未來的當代藝術古董確實是發生在當下,在經典未成為經典之前的前時刻。收藏要相信誰的啥話語?相信一種熟悉又陌生的話語,一種貼身又遠的陌生語言,一種對你所知有所親切又侵犯的語言,因為那是你的塞外,你只能聽著像似野風帶來的塞外曲又像母親兒歌的地方,沒有記憶中的主旋律生產這樣的語言,在相信懷疑之間敲定你的收藏,收藏的母親已老,收藏的品味尚未發生,理論家說的語言尚未滿足,似彷彿,又好像,似爽卻又癢,快感或沈澱都不是收藏要的話語。 盡是不解,一切未定。

 後記:這些段落是臉書上隨筆,原來是想寫篇具備完整結構性的分析文體,但在醞釀過程中又察覺一種關於收藏「開始的開始」或「發生的發生」更顯基本也更重要,就決定先把原先計畫文擱置在我腦裡,那種結構體的收藏論終究是落後指標,讓該先發生的先發生, 。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