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站起來  

 

有感抽象創作與談論在台灣當代藝術的弱勢與無力感,或者說是難談或無法談的弱勢談論導致了弱勢發展。這裡試圖以一種意識先行的狀態提出一種尚未見到太多可確認作品的論述。多年前寫過一篇短文談論臺灣當代藝術中的卡漫中已經透露一點訊息,而因彼時苦思不得其名,所以沒提太多當時想法,另一方面也是想觀察久一點實際狀態。意先行也是一種方法,如果這種意還沒有被實現成物過,那何妨超前於作品實現之前顯現?

此處我依舊回到以文字本身為模組來命名,文字本身原來就是則各有所取為其組成模組來執行表達所思之意旨,這是我目前除了師法自然外所走的思路,所做大約是考察其字意在過去與當今所處的狀態是不是能為我所思的用。先談命名,「主義」或「派」字還是有所不同,「主義」是主張,「派」是水路的支脈,派意味著分流的自知之明而不會過強主張。所以我選擇了「派」字。「派」字應用在中國歷史上已經成了一種老派,但當代美術史主流上也只有野獸派跟眼鏡蛇畫派是用「派」,其他多以稱為「主義」。眼鏡蛇畫派跟野獸派都以動物為名,這有點像是道家的「師法自然」的味道,以動物為模組雖也是模組,但不落入結構形式範疇。

多年陸陸續續找一個字或詞能銜接當代社會心理與當代藝術形式(卡漫)而非外表純粹形式的字眼,這個字眼必須是獨立無反義字詞概念的東西,不是正反是非內外,或冷抽象熱抽象之分,也不是外文字首是in/ex的那種分野法跑出來的東西。這個字也不傾向以「XX之間」的狀態為名,畢竟那等於無名,這個字眼意義也最好是抽象的以呼應抽象畫,必須是一種類比字眼。這個字也必須帶有動能,動能意味變化。這個字當然也最好符合當下時態語境。「可愛」帶出相對「可恨」就不是我所願意選的中立性狀態字眼,而如「海綿」之名並無對立字眼,就算看似相反的「不萌、非萌」也是與「萌」繞著同軸的概念內核運動。

日常多思繁雜,「萌」字的突然萌現在我腦裡與這我先前思考的抽象連結是自何時何事開始,我已忘掉而不可知,大約當時只是參考而非確認。「萌」字原是發芽萌芽,草木初生之芽。再進一步試試雙萌的「萌萌」,則為「關於萌的萌」,這給了理可先行的自我成立之理,網路尋訪一下,也發現吳宇森電影赤壁中也有名為「萌萌」的馬,林志玲用娃娃音喊「萌萌站起來」令觀眾發笑,這笑點來自林志玲本身聲音讓說話者這句話形成自涉。(網路請搜:「萌萌站起來」的影片),所以這篇文章就以此名為「萌萌站起來」。(萌萌站起來電影劇情片段目前有效影片連結:http://www.youtube.com/watch?v=Nfu0a8aiJkQ )

這個字原始字意義上是植物發芽,蘊含著變化動能,萌字不傾向形式分析,但「抽象」則給了形式的定式,這意味我放棄取代過去習慣地被稱呼為卡漫藝術的東西,而在具象卡漫外思考可能。常見語如「萌動、萌發、萌蘗、萌發、復萌、未萌、萌兆」意義都很明朗,「萌」字下方的「明」,既是形也是聲,意味看清楚。以上為萌字傳統意義,當代「萌」字意義我直接挪引維基百科上的「萌」的解釋。

參考如下:

「萌」本來是指「草木初生之芽」等義,但是後來日本御宅族和其他的動漫喜好者用這個詞來形容極端喜好的事物,不論是對女性、男性甚至非生物(通常以二次元為主)。因此萌えもえ)現在也可以用來形容可愛的女生。

目前,這個用法在中文地區的ACG世界中亦已經逐漸地風行。ACG喜好者經常把這個詞用做動詞、形容詞等各種的詞性,例:「蘿莉(或正太、御姊……等)很萌」(形容詞)、「被XXX(XXX代入你喜歡的動漫人物)萌到」(動詞)……等。還有「賣萌」 (即賣弄萌)甚至是「不賣自萌」。但當「萌」作動詞時,不及物動詞可以當作「被可愛的性質所迷」,作及物動詞時,可以當作「喜歡」「愛慕」等意思。

萌可以被理解為「個人因着人物的某些特徵而萌生起像燃燒般的共鳴感覺」,故此觀察者能否因被觀察者而「萌倒」,完全視乎個人因素,也即是說因人而異的。「萌」並非與「可愛」等價,因為除了「可愛」外,也可以由其他特性起發萌感,而「萌」的概念抽象,適用範圍也太廣(與形容為可愛的對象範圍相比),令兩者缺少詞義相容性。

能夠令人「喚起萌感」的特徵,稱為「萌屬性」。作為尊重被視為萌的人物,胡亂將人物量化成單純的屬性組合是不應該的,因為理論上每一位原創人物都是獨一無二,而屬性的出現是為了識別和理解其「吸引之處」,而且人物的外在和心理設定不一定在作品中固定維持不變,始終一位人物是一個複雜的整體,能夠令被萌者堅持追隨的也不是單單一個屬性名字。

萌文化約在2003年,以日本東京秋葉原為中心地開始流行開來。秋葉原早先以電器街聞名,自1990年代末開始變成御宅族電玩動漫商品的大本營,也成為萌文化的集中地。

如同其他對美醜的判斷,萌的定義不是人人相同。萌是主觀而非客觀的。

(以上為維基百科目前的主要解釋,更多請直接參閱維基:http://zh.wikipedia.org/wiki/%E8%90%8C )

 

卡漫是具象,無象的卡漫可能嗎?如果稱之為卡漫抽象也只是一種勉強,另起爐灶並給一個新灶的名字有其積極催生意義,而積極也正是一種當代所不說的屬性,再進一步跟本地說,相對於「不說」的「言說」也一樣是積極的。 抽象萌於具象,所以「萌萌」可以類比地是我所想到的抽象。當年保時捷跟金龜車都是同一個設計師,金龜車造型許多人可以說「可愛」,但對保時捷卻無此公眾的形容字眼,車子一些線條色彩外觀的挪動就可以挑動感覺。所謂概念其實就是思的高密度聚集所在,因為思的高密度成形所以格出了字或詞,思的稀密度之處勉強可以稱為「若有所思、若有所感」的感覺先行啟動之所,我們多用感覺性字眼來形容這種狀態。「萌」字當今所給的感覺新多於舊,「萌萌」意味不是現代主義系統下的講求抽象純粹性的分析,也不是矯枉過正的後現代那種拿經典符號拼裝重組的東西,最後「重組」等方法本身變成當年後現代習慣的大手段。它可以生出一些當今幾乎已經具備但只欠東風的東西,它也可以有接近字意的視覺感覺所涉及的屬性,它可以銜接在現代主義的抽象之後,也同時可以銜接在卡漫風(或後卡漫)之邊界之外。如果卡漫是一種稀密度寫實的泛經典,你也可以說萌萌派也是一種「後現代」抽象(不過後現代已死是一種幾乎公認的說法了,我前文有論過,此處不多敘述),這意味著他不順從於過去的總體切分法。「萌、濛、蒙」音同,意味著說不清也其實說很清,將萌未萌,見微而知萌,一旦說出了就是萌了。

我原先題目為:「萌萌派--一種我尋覓的抽象風」 。

最後直接列出幾年之前寫過的一篇「後卡漫」相關短文:

 

 

觀察起來,卡漫其實早已進入「後卡漫時代」了。現代後現代的折轉演化軌道,似乎回神附身於「亞洲卡漫」再次走一回。由卡漫形式主義內部獨立演化的一場內部史詩,二三十年間於亞洲藝壇獨領新族群風騷,但也逐漸淡漠了卡漫風與寫實風的距離,這是卡漫對現實的鄉愁與回眸,充滿洩漏與逸出的軌跡。「可愛」或者取代寫實中的浪漫、詼諧、幽默、變奏、冷漠、甚至恐怖等等樣貌另闢神壇。彷彿春上村樹無父無母的時空片段、冷漠淡然而挑逗細緻,這裡幾乎不俯視也不仰望,他只是身型小小地穿梭慢流於我們的藝術世界,佈局了每一塊寫實領土,甚至擴展到具象臨界邊緣,就差沒一腳踩入抽象領域。

後卡漫是另一種雙翼很忙的天使,接乎艺术天堂与人间的版块。卡漫落地在台灣一如在他處,加諸於身的地方色彩、文化圖騰、社會符號似乎區隔了與日本宗祖普普卡漫的差異,而也強化了她的「後性格」,畫面多了一塊入境隨俗的區域符號。近十年藝術家進行的騷動、解構、流變、反異與認同、破碎化、邊緣化、爆炸化等等已非大象徵系統可全面打包。後卡漫這裡進行著一種與現實之間整離化的焦慮。

「後卡漫」到底是什麽??那就要先想卡漫是什麽!然後才开始思考前後差异性。而差異則滾動了藝術。

(我們叼跟煙試圖想像一下「抽象卡漫」是什麼??就幾乎可以進入後卡漫的語言。)

(我們又叼了根煙試圖想像一下「抽象卡漫」是什麼?!就幾乎可以進入後卡漫的語境。)

事实上,我们又叼了第三根烟...............

 

最後補充,文中關於「思考密度」有興趣的可以參考我另一篇:

泅泳與跳島-談沒點子的創作  http://flashpai.pixnet.net/blog/post/30138469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