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一小篇幅談談文人畫與勞動的因果關係。

為免於被人曲解,我這裡補充在前:方法是趨向於展開的,歷史所生產的方法所到不了的地方是我們要追究的,當初如何生產出這些法?又如何造成因循結果?為何當初跑不到其他道路上?也就是說「為何展開不了其他的路?」這些我們要理解,而非一味推崇老祖宗當年走出來的路,畢竟那路已經走過了。

古代社會文人階級於農工商各行業之前,書僮侍其左右,文人們識字又知書達禮受社會尊重。隋朝唐朝開始有褒多於貶的科举考試後,讀書與當官或社會階級晉升更緊密地綁成一氣。基本上這樣一個階級的人是不會殺雞勞動的。

文人畫有別於西方古典油畫在於「服務」兩字,文人畫為自己服務,所以在「藝術獨立」這點上是早於西方千年發生的,西方古代繪畫多為宗教與教堂服務因而勞動,為了教堂畫出更具備永久性的畫面,不辭勞苦地累積材料實驗經驗而成油畫,油畫能夠更黏稠夠厚了才能表現筆觸成就了浪漫表現。在此,畫家不只是思考者也是勞動者,具備了科學實驗精神,只因為他們為「上級」服務,材料上如果不勞動與實驗會一無所獲,所謂學院派在當時其實就是某人對材料與畫法的心得傳承。

文人畫所引以為傲的畫面空間,其實換個角度來看比起原始洞穴壁畫或埃及的壁雕稍稍具有元素間的空間銜接力而已,談山水畫面的「遊」,埃及壁畫的人是頭手腳身體的銜接都可以說是用「遊」的,完整合理的人並不存在他們的人型裡。原始人繪畫的空間銜接不完整更為確鑿,所以文人畫所停留而遊的空間夾在科學透視空間與原始人繪畫裡。山水對眼睛來說太大而不得不遊,所以那樣的空間是許多「近視不同空間元素」的組成,極端一點說:跟埃及人畫人差不多。但文人畫卻又沒去像埃及畫一樣去「遊於人體」,文人畫的近物小物則透視合理,基本上整個隨身體的經驗而走。看不盡則遊,看盡則寫。

文人畫材料簡單,文人免於勞動反而受制於材料。所以古代詩人可以描寫月夜夕照,但古代文人卻畫不成光,沒有日出沒有月夜,當然也沒能有影子,只能有山水皺紋與恍惚雲氣,文人畫就在那樣狹幅的材料裡一頭鑽入。長遠歷史上看整個社會總受儒家與道家影響巨大,儒家輕視工匠製器的巧智,道家則盡談養生,老搞得十分飄逸輕鬆,飄逸者能勞動嗎?稍晚引入的佛家則盡談心識,離科學勞動更遠。歷史上獨有講勤勞講科學愛邏輯的墨家正好可以補足歷史的這塊在整體社會中科學與勞動的缺角,但墨家在中國歷史上是受壓抑的,墨家書千年無人讀,誰錯了?

如果當年文人都會殺雞會勞動,文人畫當不僅僅如此。此處,成也文人,敗也文人。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