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蘭花系紙上作品說明

花:物形。華:抽象。法:方法。畫:畫畫。

我先說一下,這裡不談其他,只談了我畫成形過程的方法,不同的過程獲致不同的結果。藝術裡沒有「殊途同歸」的東西,每一條路都到達不同的地方。不同道路就是會開了一番不同風景。此處不強調同,而強調了異。

因為長期強調方法論的重要,我想藉由此文直接談這系列來龍去脈的方法。2008年開始的水墨系列「白牌書寫」算是之後作品展開的源頭。「白牌書寫」是用厚積墨法形成自然乾燥的墨染色塊,然後以竹籤或壓嘴筆一小橫一小橫順著色塊中的深淺走勢染紋描畫。這裡啟動一種異於典型水墨的材料與畫法,並且自成簡單套路,一來對應於傳統水墨累積的複雜畫法套路,二來當作我往後演化的源頭。符號上來說,那些積墨法的自然成形墨塊假稱為「第一自然」的話,我那些僅靠觀察與追蹤紀錄的小小線條就是對此第一自然的直接描寫敘述,我名之為「極微符號」,它不指向他處卻指向畫自身,它看似抽象但又有所指,所以不是完全抽象,他只是指向了抽象元素。因此也破了抽象與具象的二分法。這系列材料只用了墨汁、水、版畫紙、小硬筆,跟部分的毛筆。因為材料與方法的變動而產生與經典水墨不同的畫面。從方法上說,所謂「經典」就是技術、材料、方法已然成熟完備,而形成一種完整套路的東西,我沿用這概念但形成自己的簡單系統來畫圖。

這套簡單的系統套路構成了簡單畫面,事實上也同時限制了畫面變化。如何站在現在的地方繼續往後展開新東西是新挑戰,套路必須擴大增加使用的元素。在這蘭花系列中我增加了白紙與墨以外藉以借花獻佛之物形,就是花形。事實上是圖像輪廓而已,材料上除了增加膠彩顏色外,也增加了蛋彩的油脂膜光澤與蛋彩適用的層染。畫法則在輪廓線內先以明暗分區塊並標上一到三或五的號碼,再分區用積墨法上色。我用的色都有加了黑墨,但色與墨乾燥後在畫面上會形成分離效果,這是材料輕重的物理性使然的結果,而蛋的介入也為我佈局了往後轉向帆布坦培拉(蛋彩)的多層畫法之路。我讓「白牌書寫」機械性操作的方法繼續在這裡生產作品。這裡的說法不朝向形式分類,形式主義重點是分辨並且說明結果的異,此處我更專注於如何形成畫「異」的初始方法與思考。

殊途總是殊歸也。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