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短文把臉書寫的東西整理重寫過來。這裡借用了地圖概念模組,以行其高空鳥瞰般可以一目了然的淺說。這地圖模組不需要談及現代主義或後現代主義內容,而是假設了一個假想地圖,有其鳥瞰點存在。

把現代主義當作是尋求嚴謹規律所建設而成的都市,那後現代就是為了逃離此都市的逃離概念所命名的東西。原先地圖上有著「現代主義」的圖標與範疇,這個大都市之外在地圖顯示的是一片空白。我們對這片空白無法言說,所以把都市之外先強名為「後現代」,我們就在整張當代地圖上獲得了密集的現代主義都城與後現代主義缺乏語言建設的空白。後現代的英文字首是post,首先說post不是真的「後」,post是柱子,城外空地上立下柱子意圖就是就此打地基來擴展佔領,因此能延伸擴展領土。它像是在都城之外建立的繹馬站,代表著擴展探險的意圖,所以先給個名字,與其說後現代有如現代主意清晰內部架構,不如說這些架構來自於現代主義規則的排除。後現代不過是一種先行意圖,它的手段是離開,並暫時賦予一個名稱,他打算在都城外語言罕至的荒煙漫草之地先建立繹馬站,進而能建立更密集談論的部落甚至都城。

把意圖先行命名是積極或激進的。如把台灣在台北之外全部名為「延台北」,但事實上對這「不是台北」之處所言無幾,一切有待拓荒考察。要命的是八零年代出了個「後現代藝術」(繪畫)的正式命名,也就是說有個繹馬站變成都市了,有著一套可落實的可重複的規則。那問題來了,原先空白之地的整個名字叫後現代,這新都市也叫後現代,這也是一種自以為是版圖上所有空白處的激進命名,後現代藝術清晰化其規則後就是會同時搞死了同名者的後現代主義,難道這兩者之外別無荒地可拓??當初拓荒者離開台北城時把未知土地先叫做「沿台北」,如今繼承者把土地上某處也叫做「沿台北」,那難道沒有其他地方了嗎?我再舉個例子,「大象無形」的象原先當然不是動物的大象,象是無法名而抽象地命名的東西,然而幾千年前中原地區還有大象,後來草原上大象消失殆盡,後人沒見過無以為名故稱之為大象,象字因此分裂了,如今怎能說大象無形??所以才會生出瞎子摸象的寓言。

其實都跟後現代一樣,都是命名惹的禍。一切清晰化的經典結論都會同時是死亡的宣告。

用地圖的平面性來解釋雖難解其複雜構成維度,但此時確有其方便簡單。世界變化快,看來更劇烈殺傷力的「超當代主義」的「強名」也會出現,我這不也因意識而初步強名了嗎?也請初步碾花微笑。

 

以下附上今年九月一個英國舉辦的「誰殺死了後現代主義」展覽的文章連結(無法複製轉貼過來),此論述提出「本真主義」取代後現代,我不結外伸枝評論了,請參閱:http://www.lifeweek.com.cn/2011/0927/35078.shtml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不好意思.... 這篇還是有點難懂...
  • flashpai
  • 比如:有個人把他所看到的都叫做「非我」,然後有一天他定義他所看到的「非我」就是怎樣怎樣的,但「非我」真的如他所說的嗎?他看完了所有非我嗎?既然還有很多他沒看到的「非我」,如何能定義「非我」?所以變成「非我」這定義出的名字並不能代表所有的非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