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老狗在海邊懶散地瀏覽黃昏,老狗跟前又奔後十分興奮,我知道原因,這裡是當年我撿到牠的地方。當年有人負責了遺忘,我負責了撿。今天的夕陽其實是一塌糊塗。


我選了一個乾燥的廢碉堡水泥塊坐下,老狗全身濕濕答答地從浪裡面跑回來,嘴裡叼了一個閃閃亮亮東西。他把它放到我跟前,我訝異地看到居然是好閃的一句話:「我是真言。」是啊,真的被閃到了,多美好的一句話啊。我興奮地咬了咬它,留下我美好齒痕與淡淡煙味。嗯嗯,果然是金的。

我說:「老狗你今天撿到寶了。」

老狗也興奮地嗚嗚大叫,同時甩著一堆口水喘著。老狗說:「金的怎麼會被遺棄啊?」

我腦裡閃過當年征服四方的蒙古兵集體海難的畫面,所以我跟老狗說:「人之將死其言也真,應該是有人在這大海死亡所遺落,悲劇了。」

此時真言既出,風雲變色,傾盆暴雨又萬鈞雷霆,我跟老狗驚恐地從位置上跳起,然後又轉而鎮定地往停車場方向慢慢走去。


老狗說:「一切濕都濕了,就當是條魚。」


我回:「嗯嗯,一條魚狗,一條魚人。」

今天的夕陽果然一塌糊塗,於是我跟老狗一起扭了扭腰身與屁股在沙灘上游了起來。我想到照鏡子的女王與毒蘋果,又想到變成落湯雞的法海和尚,還想到杜斯脱也敷司機。天上的雷每轟一下,我腦袋場景就換個畫面,身體也向前了幾尺。我嘴裡咬著的半根煙當然早就是瞬間濕透了。在往五百公尺外的停車場的路上,老狗停下來拉了大便,我有注意連那陀大便都是金的,但我沒跟老狗說,因為我怕告訴老狗真話後風雨更大了。這時候百萬蒙古兵都安靜地跟在我們後面走,我懂得他們的百萬孤寂腳步,其中有人朝向我跟老狗大喊著:「將.軍.留.步.....」大風雨下連老狗都似乎沒聽到,我只是將煙蒂丟下而已。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