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我家的狗自從變成文化狗之後就一直忙裡忙外,我吃晚餐時看到他像貓那樣叼了一隻老鼠進門放下,然後用前腳輕壓固定牠。我瞄了他與老鼠一下,我問說:「這你晚餐?」
他說:「汪嗯!」
我問:「老鼠肉會好吃嗎?」
他說:「汪嗯!」
我心想,他這樣不是想要求我給他繼續升級吧。
文化狗升級要叫什麼呢?
於是我繼續吃我的大鍋餐。說真的,我一個人吃這一大鍋有點過多。不過我後頭還有蛋糕@@

 

二、

我在黑暗的客廳中放著投影機看著警探陰謀片,那是地方警探與國際陰謀的故事。我家的老狗則放心地在黑暗中玩弄那可憐的老鼠。

此時警探對著壞人說:「歡迎來地獄。」

我順著電影台詞抬頭聲音充滿磁性並且若有似無地對著老狗問:「你是怎樣抓到老鼠的?」

老狗說:「我用我的牙齒咬住他的脖子殺了他。」

我訝異地問:「他不是就眼前還活著嗎?」

老狗說:「我是殺了一隻貓,一隻文化貓,在他還來不及喊出喵之前。」

壞人殺了警探女兒,文化狗殺了文化貓,我問老狗:「為什麼?」老狗說:「我想抓住老鼠所以殺了貓。」

我心想有趣了。「揪斗媽爹!」這時我好奇警探如何應付國際陰謀集團,也好奇老狗如何處理貓。

於是我問:「那貓呢?」。

老狗回:「我沒吃貓。我其實只是想吃老鼠。」

我繼續問:「喔!三小時都過了那你還不吃?」

老狗黯然地說:我不想像貓那樣吃老鼠,那不就跟貓一樣嗎?」

我說:「是啊,那貓悲劇了,你不吃大貓、反而要吃貓的老鼠晚餐。然後晚餐如今放成宵夜.....」

我看了看老狗看了看角落黑暗中老鼠的悲劇眼睛.........唉,電影中警探這時候被壞人綁架了。

 

三、

我全身上下每一個細胞都開始嘔吐,所以我就變得有點流汗又有點胖出了邊界。
老狗問我:「人啊(吠),你怎麼了?」
我說:「我就是覺得月光般的美麗很噁心,我每個細胞都在咬牙跳繩並且汗流浹背。」
老狗說:「不就那麼回事嗎?站在陰溝旁就可以方便吐,又可以有點涼意。」
呵呵,是啊,老狗真懂我心。

陰溝真TMD涼爽極了。

 

四、


蒐羅中找出一瓶22年的威試劑,我問老狗我們怎麼喝呢?
老狗說:「蒜頭咖啡配威試劑。」
沒問題!於是我分給老夠蒜頭,他嗅了嗅,不吭聲地在陰溝旁啃了起來。
我則喝著咖啡加威試劑。
我喝了一口突然想到一個關鍵,大聲喊:「老狗!!」
⋯⋯ 老狗嚇了一跳,吐出一點蒜頭味莫名其妙地看著我。
我說:「你有沒有很臭!」
老狗緩身用屁屁對著我說:「對不起,這樣有沒有比較不臭?」
然而他卻放了個屁。那屁來得又響亮又美麗。彷彿聖人進場的前奏。

唉,幾千年前聖人有言在先:「躲的了蒜頭,躲不了臭屁。」
嗅嗅而燃,裊裊而燻,老狗回頭對我正色地說:「這樣我們就可以兩個都很臭了。」

我想,我知道我很胖,至少現在很胖,汗流浹背拉長脖子唱著歌劇終結曲的那種胖。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