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是一篇短文,短文能交代就好,每篇短文其實都是長年思考的清晰化結果。照例還是先把我方法簡單列一下,這裡我參考儒家四端原理以及以人體為模組,以結構與解構方法來思考表達:

首先花點力氣延伸談點遠一點的藝術市場問題。長期以來我們的藝術商人或收藏家常常選擇直接面對作品而不去理會那些作品論述,說穿了是大多數人長期沒信心的內化了的反應。因為當代藝術百年來沒有論述能超越過西方。也無能以西方為本站在巨人肩膀上。「學術(談論)、體制、商業(資本流動)、再加上創造」,這是這裡我提出的四端,或者說是藝術發展的四端,是藝術如何在世界展現自己的方法。其中創造是學術、體制、商業三者都必須具備的東西,創造是智慧表現,是開拓源頭與動力,是讓學術不死化、體制不僵化、商業能不落套路的東西。結構地說:體制如骨架、商業如氣血、學術如肉身。創造則是其整體的新陳代謝力。或問:藝術在哪?藝術只是那看不到的魂魄。

體制架構是整個人站立像個人的骨架,這大體上體現於政府政策、法規、教育、方法。骨架好氣血能行順,氣血好,骨質壯壯,肉身煥發,人不猥瑣。氣血不通處不是營養不夠就是姿勢不良,骨架姿勢不好調骨架,讓氣血通一點,姿勢不良就一直調整鬆開僵硬成型的骨架姿勢,先是暖身微調運動,然後才邁開大運動或者不做大運動都可,看是重病或輕病,而有時是看個人興趣。微血管因此四處充血循環刺激末端,大力呼吸流汗消耗能量後適量休息,隨之食慾就來了,身體就會有一段小小健康期降臨。在此創意是那個動起來的東西,是離開目前姿勢的方法,常以解構的姿態開始。骨骼再弱也要先發動起來製造啟動,肉身要顯起來,不能在別人的陰影籠罩下如鬼魅般存在地運動。姿態要先離開病床,骨架動起來就離開了。肉身喊一下就能充血到臉龐。

台灣收藏家長期沒跟本指標可參考,有人跟著拍賣目錄走,有人跟著信任的畫廊走,有人自己炒作,有人憑直覺走,就是沒人敢靠台灣學術走。於是畫廊派跟學術派藝術家分得很遠。為何如此?因為學術長期不過是安於翻譯腔調的東西。收藏者怎會相信你比西方原著強?於是學者翻閱一堆書費力寫下的東西對收藏者成了廢言,因為那些書其實都不夠新,最新的理論書現在還在西方理論家腦裡醞釀而已,等你讀到時已經不知道是哪一年的了。當理論從思變成書時,大約就是作者離開該理論往下一步走的時候。所以畫商與收藏家不會信任這樣一種伸手拿本書來的「拿來主義」生產的東西,理論在展場上成為一種文字裝扮,畫商也不過是深信文字只是裝扮的必要,他們無法辨認這些文字基礎在哪裡,他們委託專家寫手但無法賦予信任。而老收藏家選擇相信畫商,整個環節是如此環環相扣。我們畫商勉強地讓血繼續流動在這莫明的肉身裡,肉身則去向不明。

在台灣炒作其實是辛苦的,市場小,你炒作別人未必願意幫你加價買帳,於是價格快速撞頂,無人接手、後繼無力。照理說藝術品價格上是奢侈品,但文化上又是潛在歷史定位的文物。在市場上正是因為其歷史文物潛力而有高價格表現,在文化水平升級上又是人民必需品,在還沒蓬勃階段是要以導流助流來幫助流通性。資本如水,如氣血意在流通,流不動的位置常常就是病痛所在。

市場要擴大並不容易。外國人不會來買他們原創理論的二手山寨產品,就算買一點也是因為市場的比價效應而已。於是我們就只能玩自己的內銷型市場遊戲,最新型3A級山寨產品能賣多高價?所謂台灣藝術「先行者」只不過是「先抄襲者」不是嗎?我們幾乎一直在等肉身的全然顯現等到泣血。何時五官清晰可辨、氣血通暢、聲音明確、眼神炯炯、步伐穩健,然後才會有自己的名字告訴世人。想想,胚胎總是氣血先行、而骨架柔軟、五官不清的,我們幾乎是還在懷胎階段而已。想像一下我們優先於世界藝術市場發動而非落後的願景是需要怎樣的基礎呢?就往那裡把基礎建設動起來。

不太想說太多商人炒作手法如何如何,這於事無補,而且不是說過氣血先行了嗎?這裡試圖引導思考動能所在,官方法規體制稅金等細節非我所專沒研究,體制中教育也在其它文章說過,這裡只能是以身體當模組的說法來做原理說明。四端都有一根繩子,商人抓一端,政府抓一端,理論學者抓一端,大家的創意動能一起抓第四端。

不是藝評難為,是整個人體猥瑣難為。這時候要骨肉氣血都要動起來。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