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小城景色太萌了,所以我將它放進口袋。
有些細菌太皮癢了,所以我將它含在口裡相濡以沫。
有些音樂太小聲,所以折成了猥瑣紙鶴隨它兩腿跑。
這是奇怪的昏黃,有點腫脹,帶點肉皮,三經不入的門。

我懂。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