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上女子有個醜陋18歲,指甲間長滿青苔,舌頭艱苦,眼淚卓絕。
老狗於是轉身問她要不要一種玫瑰薔薇以填充三畝貧瘠。
與天同惑同時與地同身是當時女子回答老狗的用語。
她卸妝術裡有華麗的行李以及一點冰糖水。
四下細菌兮兮活活。


此時我知:道上女子攜帶私密風韻,有種。

⋯⋯
那天畫面竟充滿流穌與風花、金黃與告白。女子蹣跚,日光有悔。
於是老狗行禮三千,燃香,鳴鐘,以舞告天。
四下細菌兮兮活活。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