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前篇「談論的生存」本來想兼談「台灣當代藝術史」的後設寫法,但因考慮該文主軸簡單清晰而略過。這裡花一點文字說明從藝術談論到美術史的談法。

在歐美美術史是一種類似哲學史的「演化創造史」,在我們的「學術山寨國」裡也當然有美術,無論如何也當然應該有美術史。史就是關於「發生」的紀錄。我們的發生學未必如西方創造那樣一條鞭(系譜)下來,但難說未來不會有自己的學術鞭。

 

一級後設談論:

假設藝術家是藝術的「不說話者」,則策展人話語或展覽解說就是藝術家作品的一級後設談論。這個談論會沿作品的藝術性談論展開。歷史上我想這部分談論多少都會有。不管藝術家原先說的是社會或心理或其他非藝術話語,一級後設任務就是「返回」藝術談論。當然當今藝術家也常常是本身藝術的一級後設說話者。

二級後設談論:

針對展覽解說之後的評論文字,我稱之二級後設評論(後設的後設)是進一步的「藝術談論」的差異展開。主要技術就是差異兩字。前文說過,每一層級之間的微分或者後設都是「對立又統一」的,把「談論差異」展開就是了。

此處我以古典繪畫的原始理論舉例說明一下所謂「對立又統一」是啥。以前的繪畫都是畫寫實,有描寫對象。但繪畫卻是平面的、符號性的、非本真的,所以說跟原來描寫對象一定有差異,這就是繪畫與對象兩者既是同一又是差異,於是會有對立與統一的問題,而產生變化,這點用我們熟習的陰陽變化哲學來想就容易些。

美術史談論:

美術史充當第三級後設(後設的後設的後設)把歷史時間軸上發生的二級後設談論展開「差異的談論」(再次微分),就成為一種「藝術談論演化史」。也就是美術史其實是「話語談論差異」的歷史。不管是不是與西方「創造史」有別,但這是台灣談論歷史的差異,美術史學家任務就是廣泛蒐集這幾十年來歷史中的談論,將之展開差異性討論來構成史。不成一條鞭似的系譜一樣有差異可以展開。過去近代中很多時候大概會碰到東西方不同理論同時出現,所以寫藝術史之下,東西方差異的「比較哲學」也勢必會是一個重要項目。離開單一發展系譜,而擴大到不同系統的差異研究是有別於西方美術史的工作,這對史學者會是個考驗,但也算是擴充了西方美術史既定模式,在藝術史學本身發展上會是個好事。

基本上關於美術史寫法我常用一句話形容:「站在自己的肩膀上就是巨人」,要發生就從自己身上開始發生。

 

補語:當初西方後現代主義說「去中心」,代表人家有意願放下其中心,剩下只是我們自己有無能力的問題而已。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