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物致知」一般常見標準解釋為「窮究事物原理以獲得知識」。先不論(「不論」也是一種方法)千年難解的「格物」各家說法的莫衷一是,這裡我把它當作是一種方法論來解釋。

原出處於禮記大學的「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傳統認為大學為儒家經典第一書,而格物致知是儒家修身前提,這「格物致知」不免成為解讀儒家第一語。在此,要齊家治國的話,格物居最基本的源頭,也就是說格物方法是一切的源頭。

簡單推論:獲得知識的方法在於「格物」,但前面說的「窮究」是一種方法就有問題了,「窮」在此是一種以人本身為主體的追求精神態度,格卻是古代木頭窗格,是建築結構體,所以才有說格字是「匡正」之說。以前宋朝儒家把心學放大到極限導致王陽明在竹林「格物致知」幾天就馬上格到生病,大概是陽明先生以為正心誠意在竹林裡就可以致知,這生病原因我隨意說說,但「知」優先於「心」在儒家這裡是確定的。孟子的四端「仁義禮智」之「智」字是有日字在下方支撐的知。知字本身有口有矢,矢就是射,所以燈謎猜字說射字,具體化符號學的指向性,而口字則是言說的器官,也是具體化的字,所以智或知是跟言說有緊密關係的東西。

格、隔、革

「格」字有方格結構概念,概念上通理性結構的空間形象。「格」字有含「各」,所以是各自分開的一格一格的那種窗格形象。窗格圖像上是有個正而規矩的大框框,大框框裡面再分成很多小框框。格因此又有分隔、分離之意。所以格物的方法基本上是以「區分、隔離、分別、分辨」當作方法的,整體概念上是理性的、分析分類的、物我二分的,也是整體結構的。格物就是透過這樣一個窗格結構看事物的。

格音同革,(詞例如革職、革命)。「格」延伸有「變革」之意。一個大框框再細分成很多小框框勢必有所變。儒家也有人主張格物就是革物,革是要動手扒皮的,要知道一個東西重量,一定要動手舉起這個東西,東西因此被移動而變動了;要知道菜好不好吃一定要動口去吃才知道,這就是革的變動方法之必要,所以「格物」涉及了客觀分析分類的格與介入變動事物的革。所以要窮究事物道理是以「格分」為方法,窮盡則是一直格一直分,分開來析,分而辨之,各級尺度、分類因而發生;又考察各個格子之間的規則關係,格本身既聯繫又區隔,所以格字的具象性比起隔字的空間性更能體顯這眾多格子的整體架構性。

中國成語有格字的如「別具一格、格格不入、格高意遠」等等。「格殺不論」中的格的意味就很「革」。而一般如「格高、及格、格外、破格錄用」,或台語罵人的「破格」都可見到格的取不取、成不成之用,因為有「格」之思,所以也有格的內外之思。思而不成格、不成一類、不成一派也是經常受到重視的思維。如果格是一個有很多小框框的大框框,那外格(格外)就是在大框框外另外開一個窗口的東西。知識因而細分兼容累積擴充。

誠其意

「意」是有能力天馬行空的,特別是文學藝術中的「意」。但儒家在這點上卻說要「誠其意」,沒有經由格物致知來支持的意不會誠,而誠意才能獲致正心,而非先正心才有誠意。誠字為「言成」兩字之複合,成或不成變成「誠」的關鍵,「欲誠其意」卻先要格物致知,而「知」在此是比心更跟本更重要的東西。另一方面可以看到「心」在大學這裡是不具善惡面的,沒有知沒有智的心是不成立的,「意」因此是要有知的根據才算誠,這點概念相當符合科學方法。實際上如清末民初「格物學」就是當今物理學。

為本土藝術圈結語

道家重陰陽顯隱變化,「變」是道家展開的場所。儒家重經緯綱常,「常」是儒家所展開的地方。「格物致知」之說以分類治學為法,要修身治國齊天下也始於格物。而因為分類所以有體格命名之需,分類的展開就是知識的展開,我們的藝術圈需要展開分類學。

2010/12/12日補語:
「常」「變」相對應的西方當代理論,可以「約略」拿結構主義與解構主義的關係來看,結構主義抓個「常態結構」來構天下事物,解構就抓個「差異」的變態因子來消解「常態結構」。此文以中國文字為思的意義載體提出見解,粗簡引介儒家治學之「格」的分析主義性態與重要性。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