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這東西必然依托在很多東西上面來呈現,如果藝術是一張畫,那影響他呈現的外在因素最貼近的東西叫做畫框,這裡的比喻是把此次雙年展策展文章中所提到的雙年展體制框架比喻成畫框,那我們看到的就是有畫框的一張畫。

策展人「擱置」了畫的談論,讓我們彷彿進入一張裱框店聽著老闆一直談他表框的學問,然而真正表框的細節他也疏漏,他甚至高興地跟你說這幅畫弄了雙層框喔。是啊,真的兩層框耶,真嗨。對於畫與框架的關係形成的藝術感,他只說了一句:「他們一定有關係」,然後要我們自己體會去透過框來看那張畫,他也不談畫的分析,也不談畫與框之間的結構學問,於是我們很高興地自己看,左邊看看右邊看看。

我跟老狗走出來後很高興學了些畫框的大學問,經過旁邊的木工廠時看到店裡面的老闆帶著兩三個工人正努力的做著框。嗯嗯,老狗走著走著忽然問我哪裡有畫框學系?我想了想說:應該有,否則他們怎麼會做框呢?

這展覽知識論述部分,欠缺對藝術的一個解釋,也就等於無效。美術館的核心問題是美術不是社會體制的框。例如:藝術史撰寫參考社會變遷的歷史框架也不會漏掉談論藝術。

想像一下,一個展覽論述如果都在論述展場設計這框架的話,這是哪一種「學」?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andan
  • 什麼學很重要
    但要真心向學
    否則只是空學
  • 方法是:先要忘掉真心真心這件事情才能真心

    flashpai 於 2010/12/27 16:09 回覆

  • 訪客
  •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