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正思索如何與雨傘公司產生關連,關鍵在於希塔努希塔的事。

當你到達溫柔犀利者在溪水邊築下的障礙時,你已經非常接近母親的語言。

這其間必有蹊蹺,板塊運動與齒間餅乾碎片之間總有點類似的東西。

夏蟲不可語於冰,你懂。

 

(聞聞牆角蛛絲水露,秋風醉草霧語嘶嘶,你靜如月光來襲。)

 

而你的轉變一直在進行著,分門別類,概括輪廓。

而你不得不如孤狼般潛行,即便在最親密的關係上保持沈默。

而傳說此處有雨傘公司秘語千層,羅隱局藏,方寸心機。

老狗也懂。

 

(一切不得其譎,入體如糊。)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