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寫一下文字內在的政治鬥爭。


「愛」是單字名詞,「真愛」則是由「真」與「愛」兩個單字組成。當單字「愛」與「真」字組成詞時,「真愛」中的愛已經與單字名詞「愛」有所差異,「真愛」中的愛暗示一種缺憾,隱藏一種「非真」的愛的可能性。「愛」的單一純粹渾圓體在「真愛」中已然產生變化,看似「真」字強調了「愛」,但卻是擴大「愛」到達一種中立又可疑的範圍,愛在「真愛」中變成存疑而有待「真」字或者其他字眼來定義的字,這裡「愛」成了一種等待確認的東西,而非單純的意義。

這是單字與單字組成詞的鬥爭,被組合的字忠實的原來意義因此被遮掩甚至被懷疑進而自我內部產生對立,而與原意鬥爭辯證而產生出新意。單字「真」在「真愛」則由名詞轉成了形容詞,「真」字變成一個附庸而語言諂媚的大臣,「真」的介入消解了愛的純然渾圓,「真」的發言權先將「愛」的尊貴地位動搖成多疑的、不信任的君王,「愛」被摧毀成莫衷一是的庸君,然後才重建成最後的「真愛」。

「真愛」非「愛」。「真愛」與「愛」是有所差異的。

所有單字都有最原始最初衷之思,透過字的回溯可以找回我們最遠久最深處蒙塵的思維。語言的複雜化歷史都是一種血跡斑斑不斷顛覆不斷埋屍的思維歷程。放大到歷史而言,基本上整個人類語言到文字歷史建構都涉及這樣的鬥爭革命與佔領。古代詭辯早就以「白馬非馬」經典地說出這樣的語言解構性。而西方語言哲學與解構主義是很晚近的事。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jkadfk
  • 你好,看到你的部落格很棒
    歡迎來我的部落格留個回應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