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之前文章:玄幽探「餘」。這篇我想簡單地談一下「餘」在個人創作中的作用)

「餘念創作」是與「觀念創作」有差異的。

「觀念創作」是具體化一個觀念的說明,以觀念為核心所發展出來的作品,強調說明性、清晰性、而致純粹性觀念。觀念創作的潰敗來自於實際作品其中延伸出來的眾多可能性元素所產生的差異,以致於沒有一件作品真正地完全地代表了了其核心出發點的觀念。象徵地說,如果觀念本身是「一」,則作品必落實是「草原上的一隻牛」或「水中的一個分子」之類的產物,因為世界上所有具體存在的「一」都是落實於「一個物件」來發生。那就產生了很多不同的「一」,每一種差異的一都拖累或消解了純觀念的「一」,而最後變成「一的變化」,而非原來「忠實純粹的一」。這種觀念分析上抽象純粹化的歷史過程在幾十年前現代主義就撞牆過,觀念創作一路上「去除雜質」結果導致現代主義最後埋屍於極限主義。問題就出在「純粹」的假性科學分析的要求上,問題就出在「去除雜質」的不可能。

在個人創作上,觀念是一個出發點,但把它當作終點來生產作品可能嗎?那不就成了「一個觀念只能有一件作品」的不可能的怪物?出發點跟終點是同一點也是很奇怪的「創造」,既然從出發到到達零距離,沒進展沒推進何來創造可言?既然觀念不是終點而是出發點,那藝術家長期把「觀念」本身當成創作重要核心也是很奇怪的想法,因為真實狀況的你其實不朝向出發點卻遠離它,面向不知道的終點前進,因為你已經遠離出發的觀念了卻還要名之為「觀念藝術」是不是該自打八十大板?啥東西在引領你前進創造?啥東西在帶你離開觀念此處?問題就出在那些「不合觀念」的東西一再地出現在你畫面中,問題就出現在你思維上一直輕忽觀念之外的東西。往往你用「巧合、沒啥、不小心、習慣、技術需要」等等來搪塞解釋這些畫面上的雜質,因為缺乏一種「深沈清晰的理由」而讓藝術家不敢面對這樣「沒觀念」的東西。也就是說作為擁抱觀念成習慣的創作者,其實你一直在遠離觀念的,不論你是搭飛機離開、或跪地而行離開,對於初始的觀念而言,你的姿態面向其實都一直是離開而非接近。

那些不被觀念所包含的雜質叫做「餘念」,這些你畫面中「不合格」的東西造就了你的前進,這些是你欠缺思考打入冷宮但它硬是盤據你思維與作品牆角的東西,這些你嫌他太設計嫌他不純粹嫌他太偶然甚至太老套的東西真正地把你作品輕輕推向前。輕輕推向你之前抗拒前往的草原。觀念仍聯繫地綁著你沒錯,但觀念已然在你身後也沒錯。有朝一日,你的眼光忽然投向牆角瞄了一眼,又瞄了第二眼第三眼,然後拂走灰塵蜘蛛網絲,你輕忽的元素逐漸擴大它的影響力而成為你的新核心據點,於是你有了一個新的廳堂。然後回首一看,以前的觀念已經幾乎看不到了,事實上是你棄之而去了。當然在你離原來觀念沒遠到地平線外之前,人們還是習慣以你的出發點觀念談論你作品,只是因為明確清晰好談而已,你要為了清晰好談的觀念而創作嗎?好像不必,因為你知道很快地你會有些新觀念讓人們談論。

前文玄幽探「餘」說過「餘用之用」在創作上的作用就是這些道理,創作人在處於創作瓶頸時回頭檢視你的輕忽地帶,思考錯過的餘念。餘念是潛在性的觀念,很可能是你躍進或蛻變的作用點。餘念與觀念之間的戰爭是不平等的戰爭,餘念總是那挫敗但無所謂退卻的一方。高密度解釋的觀念是用來等待被擊倒的,是那座最終用來棄守的城池。餘念才是真正引領作者去開發荒野的原因。

 

PS:玄幽探「餘」:http://flashpai.pixnet.net/blog/post/30354046

另一相關文「泅泳與跳島-談沒點子的創作」:http://flashpai.pixnet.net/blog/post/30138469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