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黑奇譎 

「若黑奇譎--羅得華白宗晉雙個展」文字稿

展期:2010/9/4~2010/10/3

地點:小畫廊/高雄

開幕茶會:9/4,3PM

開放時間:週四~週日

 

瑰姿譎起-淺談羅得華白宗晉雙個展

 

 

 

譎:詭譎、詭詐、詭異、婉轉。

 

「當代藝術」的當代兩字意味著一種激進騷動的品味,意味著放棄起點而走向某個未知,意味著不斷製造隙縫以行前進之實,意味著觀念不斷死亡而任餘念不斷滋生。如何生產當代,如何看待當代,都免不了必須稍微比當下立場更往前面一步來側目看待。不論微步或雄進,這都是一個所謂「激進」的立場,這就是當代。而這樣的說法與其說是一種規定,不如說是一種氛圍所在。

 

羅得華此次琉璃雕塑作品以把玩過去藝術家本身生產器物的立場出發,質疑器物而非臣服,質疑琉璃而非遵守琉璃之規定。羅氏其新作「香水瓶」系列,以放大體積的方式自由化了香水瓶的制訂規則。而其質感則以重黑金屬方式呈現,吹製過程表面層疊的方式呈現出最後的瑰麗風華,黑的野獷與琉璃本色結合如火練金剛。作品的受光性幽隧朦朧、迷離惚恍,觀者在其表面上聚焦又失焦的猶疑關注下自動進入其表面的深邃。靜諡神閱之下,大獷其微渺而瑰姿譎起,堪稱神受。

 

白宗晉水墨展出作品以2008年的「白牌書寫」系列為主,畢業於美國名校的他這批作品哲思嚴謹卻雅致風疏,與水墨經典相異處是其企圖剝離了水墨描線宗主的意趣。似山似水似風雲的主題似乎鋪陳了道家師法自然旨意,而其畫風之細微處則聯繫了水墨傳統文人風雅,相忘於當代;而疏離處則行其模糊辯證,不憶其傳統。格風幽然卻不失心緒雄放,機械般勞動的細緻操作則已經密入觀眾視覺神經。

 

此次羅得華白宗晉兩位藝術家展出作品看似旨趣相異的相同處顯現在於其微觀細密處,琉璃層層疊疊的千變萬化並非抽象而是本質,水墨的肌理追蹤符號不過是順其自然。羅氏琉璃的渾然技藝或白氏水墨的機械語言,都引領出藝術借花獻佛的意旨所在。何以借花?何以獻佛?其色雖墨(默),其言也譎。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