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把豬改名叫貓有點昏黃,帶點榮光。其實我懂。
這樣的模式曾經有過。
事實上飽滿的齒輪也咬不下去這樣的過錯,這是其來有因的習慣型態。
茵茵因此在三年前的一篇研究餿水的論文中寫到:


「老夫妻其實身以為鑑,麻煩的是人們遍讀深淵童話。」


歷史也說,此地人抽取貓食殘渣,深信花與一切自會盛開。
波濤帶刀,老狗帶笑。其實我懂。
所以我點頭微微示好。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