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把它養得胖胖地,一臉懊惱又帶點歡欣。
它習慣在床底下生活,帶著一點火柴一塊土司一本筆記。
不知道一點點濕氣加上一點火氣是不是健康,有時吱吱時我已經入夢。
那是一個深約三米的洞穴。
茵茵每次來都會帶著薯條舉著手電筒去探望它。(
它喔...吱吱吱吱。)
⋯⋯它的豁然率因此敞開,尤其是金星伴月的夜晚。

茵茵常常問:「是不是它寧可喜歡沒有?」
我總說:「沒有什麼??」
我知道茵茵只是喜歡自問。我的回答聊備。
深恐太安靜了,茵茵了轉個身,裙擺窸莎。
室內的一把長梯始終如霧。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