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提:把「延異」當作差異的差異。)

先談談開車經驗,舉北海岸開車為例,駕駛者是你,你駕駛著一部車意味著你操控著方向盤與油門與煞車,而我們在你車上安裝了一個「黑盒子駕駛記錄器」,出發地點是淡水,目標是野柳,你愉快地由淡水駛往野柳。這裡沒人規定你要怎樣開車,你是自由的駕駛者,野柳也必須去。(如果把沿路的風景當作歷史)此時風景跟剛才風景的差異是因為你有「速度」這東西造成,速度的前進讓你在幾分鐘後看到不同的風景,而速度也未必是定速,加速減速也都有速度,甚至停下來靜止,都是時間相關的位置變化,這裡的速度操控是間接的,速度是一種抽象數學的東西,是時間相關但是非物質的,你對速度的操控是經由物質硬體的油門、煞車跟方向盤所決定,你的引擎不斷的花火燃燒也是物質。你要快要慢是你的自由,你開車速度要不要、會不會隨風景起舞也是你的自由,但你看到的風景一定跟上面東西都相關。

把「風景(位置)的變化」當作「差異」的話。那「差異的差異」是啥?

簡單代入就成『「風景的變化」的差異』,就是要找出為何會有「風景變化」,風景變化的因子是啥?就是因為「你開車」,暫且把人移開不考慮的話,就是「前進的車」,抽象化的話就是「速度」,也就是說速度造成差異,那啥造成速度的差異?啥影響速度?造成加減速度變化?數學名詞抽象地叫做「加速度」,落實在駕駛對車子的速度變化操控。那影響「差異」的東西可多了。用數學微積分概念來表徵,則速度是一次微分,加速度是二次微分。但速度跟加速度都是抽象的,都是透過你對車的操控而來。

讓我們打開車上的「黑盒子」,我沒定義黑盒子記錄了啥,但至少是一個歷時或歷史的紀錄,他可能記錄你踩油門跟煞車強度,也可能記錄引擎燃燒室的狀態,甚至包含你心跳、視覺身經電波與肌肉狀態。現在跳開來想想風景跟這記錄器的不同,這不是一個風景錄影機,這是一個差異因子歷時記錄器。這黑盒子上面的數據絕對不是風景但又跟風景有關,所以德里達用「延緩」來形容兩者關係,一個表達在時間上「不直接」的形容詞。也所以德里達才會說延異的歷史是一部全然不同的歷史,想想不是廢話嗎?黑盒子所記錄的當然跟沿路風景不同啊。

簡單說,風景的「差異」因為速度,「速度的差異」就是寫在這裡的黑盒子,就是延異。

微積分已經發明五百年,現在回想起來,當初被兼藝術家的哲學家發明有它的道理。而結構主義、解構主義或里達發明延異一詞也已經幾十年,這篇談法很冒險也很簡單,只是把談文本結構主義那套回溯回五百年前的微積分概念中來談清楚一些層次(事實上此處運用只用到微分概念)。微分應用於文本不能如科學數學那樣明快清爽,因為微積分是抽象數學,把它後面加上一個名詞成為微積分於文本的應用就是我這篇所說的了。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