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盧曼尼亞之名5縮圖.jpg 

 

以盧曼尼亞之名-五,2009年,237x117CM,水墨膠彩、紙

 

sZP6P0244.jpg 

 

大隱佈流圖,2008年,100x71CM,水墨、紙

 

sZP6P0305.jpg 

 

培根大山-培根自畫像1,2008年,106x76CM,水墨、紙

 

 

 

(先貼這篇700字短文,照片細節受部落格檔案大小限制,無法詳細。更多作品圖片請看相簿)

 

這批水墨新作為我近兩年生產的部分作品,這些水墨的源頭可以回溯到我在1986年剛創作時起的書寫符號概念與1989年開始的抽象書寫。而在這批新作中的符號有一種微極化的意圖,我名之為「極微符號」,一種銜接於符號系統與傳統水墨的「質韻」、「線條」等概念之間的符號。我的具體作法是先佈局水墨塊面,乾後再追蹤其墨理墨跡,以小短線描其於原先墨跡上,每一個小點線都是原先墨色變化流動的跡理的紀錄。也就是說每一小點線都是一個代表下層墨痕的具體符號。於是幾點有趣的事情就在這裡發生:

 

第一、每一個極微符號都並不指向畫面之外的任何東西,也不指向社會或他處的自然。這裡的單純指向畫面中顯示了「符號」與所謂「墨韻」融接的意圖。

 

第二、極微符號似乎解釋了墨跡,但它也局部地遮蔽了原先的墨跡。這點以解釋學舉例來說,你一旦瞭解了太陽有黑子這件事,這解釋就永遠留在你對太陽的看法。新的黑子知識干擾遮蔽了原先對太陽的感知概念,卻也開啟了另一個看太陽的角度與畫面。

 

第三、因此每一筆劃都成了符號,每一墨跡過處都轉成了符號,這樣的意圖強化了筆畫的符號談論,符號不再是只能指向畫面外談社會談人談自然等等的符號。這些符號概念生成的小線條具體對抽象線條跡理做出貢獻。

 

整個系統而言,這不是意圖於傳統水墨自然觀,或抽象物質性的質地觀,或精神論,或社會歷史學上分析的東西。這是意圖站在以上幾位巨人的肩膀上的小東西,這裡將符號指向視覺極微處的意圖卻是宏大的,具體涉及了幾個指向:水墨描線說,水墨氣韻說,與當今符號學等。

 

作為一個動手的思考者,在技術過程上,畫圖的簡約方式幾乎是反專家的,追蹤描線時的「專注而不創造」也是強調勞動又反智的。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