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歷史尷尬的表態

我們以劍的犀利直逼存在

    彷彿  有一些線索 自你可憐企圖遮掩的

                                                 屍臭

我斷定你有六級的焚傷

太平洋大的傷口以潮汐喘息

以生生死死換取復原得時間

而宇宙的毒的濃度不變

      不變地入侵

            荒蕪又荒蕪

                   更生又更生

是的  那個死亡鋪陳這每一頁浪漫

 

我們泅泳

四壁虛無以支撐暮重的穹頂

我們仰泳

      嘲笑穹蒼之無影

我們的永不疲倦的疲倦

      卡住我們的褲腳   上下之間

                               除非我們

                               褲脫

                               冒著被說成暴露狂的危險

 

自然的韻律與鐵軌的長度站成   僵   局

歷史在水上漂成一段浮木

                                  這也不關

                                  我們作

                                  愛

 

激烈造成兩百級地震         血脈頓成一種超越的暢快

這將暢銷

      直追撒旦的財富

 

      就這麼造方舟後沈舟有點好笑

地球不比痴呆更痴呆

他以一種僵硬的姿勢旋舞

撞毀一些闖入的流星

而無法比這個更愛

誰能比他更瞭解愛呢

 

以自己的焚傷      焦化那些礦冷

以種籽               包裹吶喊

以晨昏吞吐         消化子彈的肅殺

                        我們是那些沙   佈滿撒哈拉

                                             而風未起

                        我們一面酷熱

                              一面濕

                                    冷  

 

 

 

 

(PS:一箱十多年未拆的書裡唯一沒被書蟲破壞到的書中翻出來這篇現在看來惹我好笑的詩,已經完全不復記憶當時年輕的心情怎會搞出這樣的詩,鍵入這裡以為紀念,原文刊載於民國七十五年11月的「中外文學」)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