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年代美國讀書時,每次看畢業展都會有不少動態機械作品。我也曾經修過相關的兩門課,一個是雕塑系的「電子課」,一個是科技藝術系的「機器人課」(Robotic)。每門課大約十來人而已,這裡我回憶一下當時比較有印象的期末作品。
第一件:最令人驚訝的是一個大學部雕塑系女生做了一個像玩具軍人伏進的動力機器人,全身鋼鐵親手焊接打造(超重),尺寸與真人等身高,以有線遙控器控制,而且關節不會影響前進順暢,當他把它在馬路上拍下黑白照時影像真是震撼。
第二件:一個大學男生做的動作感應魚缸,運用簡單電子回路與紅外線感應電子元件製造出隨著眾多小金魚游動而發出不重複的美妙旋律。
第三件:一個約一米五到一米八高機器人會做出無哩頭無意義抽象動作。以程式燒錄在晶片電腦來執行動作指令。
第四件:一隻用各種現成金屬關節與舊打字機的蜘蛛與蜘蛛網,記得是一個中東血統的研究生作品,這作品蜘蛛伸出八隻手敲打網而產生節奏音樂。也是以電腦程式控制動作而成。當時機器人系內用的教室電腦仍是當時算過時的綠螢幕的Apple 2。這件作品我以我理工科背景幫他以LOOP方式簡化程式。

以上幾件都涉及手工,技術與電子。全數學生自己打造製作完成,他們沒有如我的理工知識基礎。這是歐美科技藝術的優勢,無需假他人之代工。當時聽過的幾場科技藝術名家幻燈演講也是看到一種「全能」的可能性,從當時美國中生代電子科技藝術的樸素感可以察覺這種從頭到尾親力親為的勞動者而非資本家的整體環境。

擴及當時美國整體環境來看,美國有很多業餘休閒嗜好就是「電子迷」這樣一種嗜好,零件取得、技術討論成品發表都可以覓得。而這是台灣當代科技藝術所欠缺的底層支撐---就是手工與嗜好而已。

而這一切都是二十年前的事了。當前台灣科技藝術要站起來的話,不可以是因為台灣是科技大國,而是要因為很多人要嗜好於科技、嗜好地創造玩耍。目前顯然這樣的條件是匱乏的。手工不興,無從論藝術茁壯。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