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吃了它,這條牛腱是我跟他唯一的聯繫。」

於是我們跟老狗一起蹲著,點了根飄惚的都會花火,想著遠處成點狀的尾牙大餐。傍晚的胃不是很舒敞,鼻子聞晚風眼兒見涼。

你說:「與其窮倉促不如上傻座,今天的蒜味牛腱多美麗。」

我想你這水邊的人影多洛基。夕陽不見,大霧吃心。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