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概念地解開當今抽象畫的結構圖版。

如果你畫抽象畫你就是老先生嗎?幾十年前的抽象畫可以拖放到今天來畫嗎?當然可以,以藝術體內的自由基因來說我們都可以畫。以「當代」來說卻又有些條件規範這種自由。「當這個代」在今天是處於一個後現代語境的範疇,在這語境中他允許複製重複性語言,因為複製出來的環境變了,內容也就變了,挑起的話題內容都不一樣。前人畫面背後挑戰的東西跟今人畫面背後挑釁的東西不一樣了。

當前人以科學因或精神因而畫的抽象在後現代裡都要成為引號後的東西,「抽象」與「『抽象』」當有所差異,這差異是起念動機,如前人有以冥想自由入手,「當這個代」的人就不會再是「當那個代」一樣的入手點,「當這個代」是刁鑽的後現代,也是弔詭的語言,它的情感詭異,它的版圖彷彿見過。他是玩弄前世抽象的基因,嚴肅彷彿一如前世。早期抽象的敗音殘韻再次被提起,不再強調是型式的極限、不再是靈動的顯現、不再是偶然的奧秘。一度最珍貴的精神被打上引號、一直引號........直到無法分辨前世今世,成就一片彷彿是平面展開的地圖。

這個語境是自覺地、怪異地、爆炸般地差異又差異、微分再微分。八零年代的嘎然而止並非死亡,而是潛入「姑且莫名」去發展。它是抽象的微分化跑出來的東西,是異化的必然途徑。他是抽象的語言基因餘孽,也很可能是站在自己前世巨人肩膀上的巨人。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