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塊淋漓」藝術家作品解析

 

文:白宗晉 

 

(一點說在前面補充的話:這是我2009年在台北的東家畫廊策劃的一個小展,策展目的是拉回語言談論來談藝術。技術上假借了解構的方法,在作品中找到內存的消解性,而間接拉回到語言的談說。而這裡也實驗地叁考了一兩個字源的原始意義與作品聯繫起來。當代性不是這裡考量的重點,畢竟不能分辨差異的話將無以談以動態差異為動能的當代性。關於這個展覽我的切入點只是將內在差異展開。展出藝術家一共七人20件作品左右,這裡僅列出每位作者一件作品圖片叁考。)

 

關於解釋的解釋: 

鬆解、解放、解開、解決、解救、解藥、釋出、釋放、開釋、假釋、解釋

 

 

(畫廊網站作品圖片連結:http://www.800arts.com/boss/ArtWork.aspx?SiteID=A207&type=exhibition&typevalue=a207_ae_000027

 

 

 星空下的諸神s.jpg

【星空下的諸神】 2009

35 × 16 × 48 cm  不鏽鋼‧混合石材(玫瑰銀)

 

 

 

 

余連春:

  

余連春人體的入口就在於一個材料上的「肉」性。「一觸即肉」與「一發及肉」都是說法,「去人體救肉體」也是一種說法。這裡的「肉」是材料的、物質的、藝術家的。這裡的人體模特的典型化相對淡漠了人體的主題,適當調整它們的聚光燈便能突顯出材料的真筋實肉,一種可以輕易回溯到藝術家的藝術的真實口腔結構。改題說她是「筋肉人」也好,這裡肌肉的還原是主體堤坊崩解的開始。這是余連春。

 

(參考字眼:題、提、堤、醍)

 

 

 

 

 飾肉4.jpg

【飾肉】 2007

25 × 25 × 8 cm  綜合媒材

 

 

 

 

 

 

林麗娟:

  

林麗娟的肉塊敘事彷彿一種斷簡殘篇的生活肉絲,「金工化」後的顯像可以以「華麗多」來概約化這些生活碎片。許多金工零件組合的雕塑似乎意想稼接回人的主體卻終於乏力,看不到末世紀的最後大火,我們只能從完整的華麗回想真正的末日碎片。肉是碎,金是融,一切真華麗。華麗在此是一種力挽狂碎的回力,一種時間透過藝術材料語言的顫慄回眸,一種每個碎裂當下的完整。這是林麗娟。

 

(參考字眼:麗、力、歷、慄、戾、勵、立、娟、捐、涓、身、鐫)

 

 

 

 

 羅01s.jpg

束縛【金剛封印 2009

63 × 19 × 50 cm  金銀銅琉璃

 

 

 

 

 

羅得華:

  

羅得華的琉璃肉也是華麗,從琉璃器轉身成琉璃肉的重點可以看做是觀點上的一下側滑。琉璃肉在此處幾乎成靈,一種表面不斷閃爍著材料不確定化的屬性使然,最後點燈開光是順其自然的去肉就靈。肉身因此成失焦如霧,模糊到只剩材料的光芒,誰是主體只好回到矛盾的本身:這裡請容許暫且稱之為「靈」,或者我們要稱之為「材料」?就是這差距使真正肉話題得以開展。這是一個華麗的錯位轉身。這是羅得華。

 

(參考字眼:花、華、滑、譁、猾、嘩、零、靈、陵、囹、蛉、鈴)

 

 

 

 原子彈.jpg

 【肉兵器系列-原子彈】 2006

130 × 194 cm  布上油畫

 

 

 

 

 

 

 

 

常陵:

 

常陵在油畫自由塗抹間洗出一種叫「肉」的朦朧礦財,多數的畫面上處理的「發覺」加上一點小筆線條具象勾勒的介入構成此處的話語。這裡的肉是明線索,這裡的隱調是他的「洗」字抉,除了技術上畫面的「洗出」淘金,釋放了液體材料特質外,也因此揮發一種「洗鍊」的快意曠達。結構上而言:語言個性與語意間的宏大距離構成了語境,「肉」與「洗」之間佈局了意圖去向的洗禮。這是常陵。

 

(參考字眼:掏洗、洗鍊、洗禮、洗浴、洗腦、洗染、洗刷…….

 

 

 

鄭維2S.jpg 

【這個夏天之二】 2007

160 × 180 cm  布上油畫

 

 

 

鄭維:

  

鄭維敘述肉的這張畫面安排了兩種對照,主題則以草地安詳的睡眠,不見臉只見肉塊掩蓋,渲染了一種安靜的細微騷動,這是敘事的、場景的。另一方面這裡設置了鄭維近乎表現化的粗獷筆觸所建構的風格場,這是語言的、藝術的。鄭維以粗筆建構的個性語言駕馭人的顫動顯得格外大氣又鎮靜。故事與語言間以病與藥之間的關係呈現,曖昧的病體與解藥一體成形,藥草味與腥肉味在藝術的微風中並存。這是鄭維。

 

(參考字眼:鄭、正、證、症、政)

 

 

 

_MG_5402(改~).jpg  

【臟腑骨骸遊蹤-1 2008

194 × 130 cm  布上油畫

 

 

 

 

李欣庭:

  

李欣庭八零後的「可愛多」卡漫風世代,這裡「肉」既表現於可愛很多的粉紅,又表現於恐怖很大的暴露內臟。『恐怖卡漫』一辭在此以雙引號顯出成「浪漫『恐怖卡漫』」。敘事上畫面以漫遊型態成形,假借了中國山水的「遊」觀在留白間忽隱忽現中稼接了各地顯現場景。這裡粉紅似乎瓦解了山水畫「遊」的道統神聖,幾乎提供了新品種的「內景圖」。語言與敘事何者為病?看來是在此互為病藥。只好讓觀點退居第三者說:精神未死的「內景圖」今天看到了粉紅。這是李欣庭。

 

(參考字眼:心、新、欣、馨、辛、薪、歆)

 

 

 

底滴賽兒-碎片有脆片01.JPG 

【底滴賽兒-碎片有脆片01 2008

162 × 130 cm  布上油畫

 

 

 

 

陳俊諺:

 

陳俊諺敘事主體的肉,敘事上是象徵慾望四處竄流的肉流體,那一點點肉塊的立體在平塗的空間中顯出異樣的不確定與焦慮。故事分兩條線展開,一個是不變的肉塊流體另一個是它所寄居的處所背景。安慰的是,畫家在空間變形上得到了相對的自由,這裡畫面所敘述的嚴重慾望問題帥氣地就地舒坦開來,慾望壓抑或自由與否因此看來是相對問題而非絕對,語言與敘事的非絕對關係因此在場。這是陳俊諺。

 

(參考字眼:諺、厭、嚥、驗、豔、焰、饜、硯、筵、魘、饜、咽、硏)

 

 

 

 

八八水災痛而後記:

 

 

忙完展覽,寫完文章休息之後,才開始在心裡層面真的面對「八八水災」無情奪命之痛,誰說天地有情?也突然驚覺這「肉塊淋漓」展題原來是八八水災的預兆。排展時,我原先訂於八八開幕,一番折騰陰錯陽差後改為815開幕,慶幸躲開了莫拉克颱風。這是線索之一,而「肉、塊、淋、漓」拆文解字之下,不就是土石流與大水奪命之象。符號學的另一個領域山頭就是「預兆」,這點我深信不疑。

 

 

願死者安寧,生者痛定。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