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起來,卡漫其實早已進入「後卡漫時代」了。現代後現代的折轉演化軌道,似乎回神附身於「亞洲卡漫」再次走一回。由卡漫形式主義內部獨立演化的一場內部史詩,二三十年間於亞洲藝壇獨領新族群風騷,但也逐漸淡漠了卡漫風與寫實風的距離,這是卡漫對現實的鄉愁與回眸,充滿洩漏與逸出的軌跡。「可愛」或者取代寫實中的浪漫、詼諧、幽默、變奏、冷漠、甚至恐怖等等樣貌另闢神壇。彷彿春上村樹無父無母的時空片段、冷漠淡然而挑逗細緻,這裡幾乎不俯視也不仰望,他只是身型小小地穿梭慢流於我們的藝術世界,佈局了每一塊寫實領土,甚至擴展到具象臨界邊緣,就差沒一腳踩入抽象領域。

後卡漫是另一種雙翼很忙的天使,接乎艺术天堂与人间的版块。卡漫落地在台灣一如在他處,加諸於身的地方色彩、文化圖騰、社會符號似乎區隔了與日本宗祖普普卡漫的差異,而也強化了她的「後性格」,畫面多了一塊入境隨俗的區域符號。近十年藝術家進行的騷動、解構、流變、反異與認同、破碎化、邊緣化、爆炸化等等已非大象徵系統可全面打包。後卡漫這裡進行著一種與現實之間整離化的焦慮。

「後卡漫」到底是什麽??那就要先想卡漫是什麽!然後才开始思考前後差异性。而差異則滾動了藝術。

(我們叼跟煙試圖想像一下「抽象卡漫」是什麼??就幾乎可以進入後卡漫的語言。)

(我們又叼了根煙試圖想像一下「抽象卡漫」是什麼?!就幾乎可以進入後卡漫的語境。)

事实上,我们又叼了第三根烟...............

(2009/07/10改稿)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hong yao
  • 後卡漫時代—YES、抽象卡漫--@@~?

    卡漫是一種形式,跟藝術史過去流變的形式一樣,不多也不少,偉大但不特別偉大…像生殖器一樣在共同的集約裡面。當然總會在當時或當下的市場機制裡興風作浪的操弄一回。時間過了也總要下架。幾乎是普普一般的再輪迴,依然是世俗化運動淵源留長的戲碼。只是少了普普老祖冠冕堂皇的普世立論…可愛或故意裝可愛、扮獅子貓般耀武揚威。愛屋及鳥…我愛(至少可以忍耐)現卡漫…雖然已經長大不可愛了。

    至於走入”抽象卡漫”的可能性,這點似乎有點可笑…呵呵呵、不會吧?來段新新寫實卡漫如何?或者數位新新寫實卡漫也很應景!寫實精神與抽象精神的愛恨情仇似乎很難達到完全做愛的境地…(事實從來沒有過),大約也只有事後餘韻與想像咧。
  • 第一段:我談的是「差異」,你把他談成通通是流變,那就還是要談到底怎樣變。
    第二段:抽象卡漫我應該說成卡漫抽象化,是試探卡漫變化極限的邊緣性格。重點也是我要談的變化。

    flashpai 於 2009/09/08 23:21 回覆

  • khong yao
  • 第一/二段

    1. 好吧…既然你這麼說
    2. “卡漫抽象化”!如果做到了,會是”抽象卡漫”吧。這路很窄…不會是後卡漫時代的主流。
  • 估計會開啟另一番抽象樣貌。

    flashpai 於 2009/09/09 22:1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