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終於開張囉。

 

本文一點緣起:

 

以下文章2008秋投稿到典藏藝術的今藝術,拖了一陣子收到回音說要多找幾個專家幾個月再刊登。2009三月去函詢問石沈大海。該雜誌編輯群真的是非常有禮貌,連個用不用之回函都無.........嗯嗯嗯:好厲害的推拖拉啊。

看完以下文章你大概會覺得怎麼這樣簡單的道理,台灣的藝術代表隊的專家都能弄成這樣。今藝術雜誌掀起波瀾卻又不願意正本清源收一下爛攤子。特此一貼。

 

 >>>>>>>>>>>>>>>>>>>>>>>>>>>>>>>>>>>>>>>>>>>>>>>>>>>>>>>>>>>>>>>>>>>>>>>>>>>>>>>>>>>>>>>>>>>>>>>>>

 

 (正文)

 

 激昂的頓挫-簡單邏輯拆解「頓挫藝術」

 

為了命名權而命名也算是個關注言說權力分配問題的起心動念。2007年春三月有人創造了「頓挫藝術」這個名詞,2008夏秋間八月雜誌媒體繼續對這名詞祭出它的言論效應。看過之前之後的談論文章卻似乎沒有簡單解決這名字所立足的基本定義問題。

 

筆者這篇短文企圖透過簡單邏輯來拆解這一名詞的有效性,簡單以「可能的命名、社會學或藝術學、哪裡才是挫折點」三點來釐清紛擾。而對這名詞在台灣的漩渦般副作用則擱置不談。

 

可能的命名

 

先談談我們的命名的可能性。姑且回到「當代」這名詞的原文con-temporary來簡解當代藝術的範疇。Con=一起,temporary=短暫、瞬間。簡單說就是很多個瞬息萬變的時間的集合,也就是說當代藝術是一個「知道將變化而去追求變化流性的藝術領域」。也可以大膽說說是「知道類易經變化原理」而產生的追逐變化風潮概念藝術。

 

談變化,易經大體上至少還有六十四卦象來區分及表現各種變化。但藝術中,常見到西方似乎只用幾個名詞如post(後)、trans(超)、new(新)等等來形容即將來的變化,所以此處能發揮命名的著墨空間還很大。快變、慢變、阻變、流變、節變、不變、蠱變、復變、頓挫之變都是變,但看看頓挫之英文似乎沒令人那麼興奮了,它直接叫做挫折(frustration),只能說「真的很挫折。」

 

這是社會學或藝術學?

 

哪來的「頓挫」一詞?頓挫常見有用於韻律節奏般的「抑揚頓挫」,或用於形容杜甫詩風的「沉鬱頓挫」。以上兩者都是以停頓轉折風格入手的藝術形容詞。回頭看頓挫藝術的英文卻為Art of Frustration,跟一般國學的「頓挫」意義有異,直接翻譯可為「挫折藝術」。

 

這新創的「頓挫藝術」一詞基本上是一個直接以社會心理學觀察下的分類法,以「作品社會介入性的強弱」判定挫折或不挫折來歸類藝術。對嗎?那五月東方或抽象藝術都可以歸類成挫折藝術,培根在此也可以歸類成挫折藝術,那些積極凝視格物的藝術作品也是挫折得很厲害的型態。政治標語反而最激昂勇敢不是嗎?這就是說這頓挫一詞無法掌握當下藝術變化的一個要素,無法成為一個有效的分野歸類字眼。一如當年「女性主義」以社會學的生物性別來分類充其量是一個凸顯男性藝術的抗爭性運動。而頓挫藝術更怪了,這裡它貶抑一個被命名為頓挫藝術的族群,卻凸顯一個不曾名之「激昂藝術」族群的沙文式高傲(回頭想想,誰家的藝術激昂過?)看來此處命名不是為了藝術革命的揭竿起義,而是打壓這群「挫折藝術」的革命份子!!或者乾脆說他們是「縮頭烏龜藝術」好了。怪哉?!這種論法是哪種藝術分類學或哪種深奧的政治策略?旁觀者只能說三人行必有我師,這端引領觀眾看到了社會與藝術的風馬牛關係之顛,以後大家在圖書館看這時代的藝術分類大綱會分成兩類:挫折類跟激昂類。

 

哪裡才是挫折點?

 

這是解讀的頓挫或藝術的激昂?回看林氏原文後段以「指向失卻的能指」來形容及定義頓挫;基本上筆者認為這可以說是我們普遍「解讀能力的頓挫」,在所有事物、所有能指符號都「必有所指」的前提下,這裡沒有「指向失卻之能指」這一回事,速度的速度的速度的速度的連環變化也都一直有個速度與位置,而非失卻速度或失卻位置,符號的符號的符號的符號也不會失去任一階段的符號的指向。解讀的挫折不能等同於創造的挫折,解讀者的挫折也不能等同是創造者的挫折,更不能因解讀挫折而給藝術戴上「無能」之綠帽子。

 

社會介入程度的挫折也不等同於藝術介入程度的挫折,因為他們往往是不同調的或背道而馳的。這裡筆者不認為我們能以社會指向的顯隱性來定義「正確藝術」或「勇敢藝術」,而該以藝術能指的顯隱變化來開啟時代的當代性談論。用一個「挫折」這樣有貶抑性格的字眼來劃分勇氣不勇氣的藝術也算是荒我們大山的謬。

 

挫折從哪裡產生?從「解讀」,解讀者對作品符號全面結構的解讀能力的挫折是也!!而解決解讀挫折、深化我們的解讀能力是我們台灣當代藝術必須努力克服的重要課題。解讀能力壓抑創作的現象必須慢慢被排除。也就是說藝術家生產的密碼需要解讀人更努力的分解。解讀人不能繼續停留於容易解讀的作品,畢竟知識主體是朝向難知、不可知的邊緣擴展,而非在已知的符號庫、知識庫裡找簡單如字典型態的答案;換言之,就是除了藝術家需要開創,我們的解讀人也更需要具備開創能力。命名也許是個開始,這點我贊同林氏命名的「勇氣」與策略。

 

 

......................................................................................................................................................................................................................

 

 

 

 

 

創作者介紹

「馬可吐白」之不落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路況
  • 頓挫不是挫敗

    頓挫不是挫敗 可參考我幾年前一篇探討六八學運文章<五月之磚> 收於同名拙著
    另外請參考
    路況的「事件思考」:當代藝術作為一種「奇觀」或「體制」?--致林宏璋 http://blog.udn.com/loukwan
  • 謝謝路兄,我會去找來拜讀。

    flashpai 於 2009/08/20 00:45 回覆

  • Kusoiest戴◎-◎老書
  • 這樣晚才開張啊!
    還選個「首腦文章」左批右打真行。

    台灣有左派嗎?右派又如何?
    哎呀,連藝術家的背景都會搞錯或時間會錯置的寫手,談啥藝評呢?不是淪為「說說別人的不是,就是捧捧自己的『藝評』」,那不然完全失焦- 毫無發揮指點功能。
    尤其每日忙於應酬的、自封策展人與藝評的學校教師,有資格出來喊當代藝術要如何走嗎?讓他們繼續誤人子弟罷吧!
  • 歡迎光臨。好說慢說。

    flashpai 於 2009/11/11 12:31 回覆

  • lanya
  • 寫的真好!我看得懂...
  • 謝謝

    flashpai 於 2010/01/17 18:5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