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藝術談餘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花一小篇幅談談文人畫與勞動的因果關係。

為免於被人曲解,我這裡補充在前:方法是趨向於展開的,歷史所生產的方法所到不了的地方是我們要追究的,當初如何生產出這些法?又如何造成因循結果?為何當初跑不到其他道路上?也就是說「為何展開不了其他的路?」這些我們要理解,而非一味推崇老祖宗當年走出來的路,畢竟那路已經走過了。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切的開啟都是為了擴大可能性,拓寬這世界之視野。藝術在現實歷史世界中展開就是一種拓荒。當藝術工作只在體制城荒邊緣走動時,一種發生同時意味著瞬間消失的滄桑始終沒有在體制中找到一點落腳繹站。多次與圈內藝術家提醒我們體制的侷促性,當一波一波年輕活力裝置藝術家出現在我們眼前時,有誰記得70年代台灣裝置藝術家?那二三十年後除了畫冊又有誰記得今天的非商業藝術家?吾人只嘆一批批死於體制之壯士一去不復還。既使今天的商業藝術在以往也是恨另類的生活,體制機制如何使另類的不可能成為可能?而不是只懂得聽聞傳說中「堅持」神話。大體而言藝術家的「堅持」就是堅持到體制去開啟這空間而已。

這裡就台灣體制狀況談談除了「中央體制」之外的可能性展開方法。當年克理斯多福用帆布包裹小島或橋樑時,我們的藝術家或文建會除了也想去包裹點什麼大東西或文建會建築體外,兩者是不是也要想想,是哪一種機制讓克理斯多幅的包裹成為可能?是哪一種體制讓非商業創作成為可能。這是發生學也是方法學。讓它們在我們社會得以存活並且發展出可能面貌,並且是以醒目的方式。文化藝術不只是聊以慰藉的東西,而是生命體與生活上最主要的東西。商業或體制都必須圍繞文化生產來架構。一個能夠讓可能性發展的開放體制因此重要,此點訴求適用於藝術,也可以訴諸各行各業的開創與展開。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藝術這東西必然依托在很多東西上面來呈現,如果藝術是一張畫,那影響他呈現的外在因素最貼近的東西叫做畫框,這裡的比喻是把此次雙年展策展文章中所提到的雙年展體制框架比喻成畫框,那我們看到的就是有畫框的一張畫。

策展人「擱置」了畫的談論,讓我們彷彿進入一張裱框店聽著老闆一直談他表框的學問,然而真正表框的細節他也疏漏,他甚至高興地跟你說這幅畫弄了雙層框喔。是啊,真的兩層框耶,真嗨。對於畫與框架的關係形成的藝術感,他只說了一句:「他們一定有關係」,然後要我們自己體會去透過框來看那張畫,他也不談畫的分析,也不談畫與框之間的結構學問,於是我們很高興地自己看,左邊看看右邊看看。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若黑奇譎 

「若黑奇譎--羅得華白宗晉雙個展」文字稿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盧曼尼亞之名5縮圖.jpg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90年代美國讀書時,每次看畢業展都會有不少動態機械作品。我也曾經修過相關的兩門課,一個是雕塑系的「電子課」,一個是科技藝術系的「機器人課」(Robotic)。每門課大約十來人而已,這裡我回憶一下當時比較有印象的期末作品。
第一件:最令人驚訝的是一個大學部雕塑系女生做了一個像玩具軍人伏進的動力機器人,全身鋼鐵親手焊接打造(超重),尺寸與真人等身高,以有線遙控器控制,而且關節不會影響前進順暢,當他把它在馬路上拍下黑白照時影像真是震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補寫這篇是看到最近對於游文富事件有很多聲音說:「讓歷史回歸歷史。」而有藝術自歷史場所退場的趨勢。然而,可以是這樣嗎?

解釋一下「解釋」兩字,「解釋」的中文字是很有深意的,他是釋放、釋出、解開、解放等開放性字眼,是把那內在的「困隱」釋放到開闊地上來顯現。意義上宿命地說,它並非受困於單一的專權詮釋。而這是一場解釋權爭奪戰。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撇開整個事件插槍走火的陰謀論或政治策略先不談,我用一點篇幅很白話地談談政治語言與當代藝術語言的矛盾必然性。

政治語言是一種清晰定義明確的社會符號語言,所指明確,一目了然。如國旗、斗笠、政治標語、紀念碑、獎牌、政黨顏色、黨徽、白鴿、某政治人物典型照片,當然也包括對這些符號作的一切行為符號,破壞、鞠躬、行禮等等。這是一個簡潔的社會通約符號系統,是符號意義至上的一種無疑的經典,也是一種力求一看就懂社會說明書,。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肉塊淋漓」藝術家作品解析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網路上看到一個德里達的故事。很可以表達語言哲學的意味。

德里達到中國時,去了一個對哲學不是很懂的記者(呵呵,德里達的哲學,即使是學哲學的,也很難懂了)問了一個關於怎麼看愛情的問題,說起來這樣提問對德里達有些唐突性。愛情當然屬於哲學問題,但對當代哲學有所了解的人,肯定知道,德里達不長於此(直接面對原始問題的哲學,是古老的哲學)。但是他很機智,他說:「我知道,中國人不像法國人那樣,喜歡說我愛你。那麼對於中國人來說,我愛你意味著什麼呢? 」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肉塊淋漓EDM.jpg

新聞稿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觀察起來,卡漫其實早已進入「後卡漫時代」了。現代後現代的折轉演化軌道,似乎回神附身於「亞洲卡漫」再次走一回。由卡漫形式主義內部獨立演化的一場內部史詩,二三十年間於亞洲藝壇獨領新族群風騷,但也逐漸淡漠了卡漫風與寫實風的距離,這是卡漫對現實的鄉愁與回眸,充滿洩漏與逸出的軌跡。「可愛」或者取代寫實中的浪漫、詼諧、幽默、變奏、冷漠、甚至恐怖等等樣貌另闢神壇。彷彿春上村樹無父無母的時空片段、冷漠淡然而挑逗細緻,這裡幾乎不俯視也不仰望,他只是身型小小地穿梭慢流於我們的藝術世界,佈局了每一塊寫實領土,甚至擴展到具象臨界邊緣,就差沒一腳踩入抽象領域。

後卡漫是另一種雙翼很忙的天使,接乎艺术天堂与人间的版块。卡漫落地在台灣一如在他處,加諸於身的地方色彩、文化圖騰、社會符號似乎區隔了與日本宗祖普普卡漫的差異,而也強化了她的「後性格」,畫面多了一塊入境隨俗的區域符號。近十年藝術家進行的騷動、解構、流變、反異與認同、破碎化、邊緣化、爆炸化等等已非大象徵系統可全面打包。後卡漫這裡進行著一種與現實之間整離化的焦慮。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文,紋也,理也,紋理也。文人簡單說就是受過知識紋身過的人。

要注意「文」的原意,例如「文質」的質就是本質,一般說的素人就是「樸素本質」(素質)之人。儒家重視內外兩者平衡所以有「文質彬彬」一說。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下文意簡言蓋說一下重點)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BLOG終於開張囉。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