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提:把「延異」當作差異的差異。)

先談談開車經驗,舉北海岸開車為例,駕駛者是你,你駕駛著一部車意味著你操控著方向盤與油門與煞車,而我們在你車上安裝了一個「黑盒子駕駛記錄器」,出發地點是淡水,目標是野柳,你愉快地由淡水駛往野柳。這裡沒人規定你要怎樣開車,你是自由的駕駛者,野柳也必須去。(如果把沿路的風景當作歷史)此時風景跟剛才風景的差異是因為你有「速度」這東西造成,速度的前進讓你在幾分鐘後看到不同的風景,而速度也未必是定速,加速減速也都有速度,甚至停下來靜止,都是時間相關的位置變化,這裡的速度操控是間接的,速度是一種抽象數學的東西,是時間相關但是非物質的,你對速度的操控是經由物質硬體的油門、煞車跟方向盤所決定,你的引擎不斷的花火燃燒也是物質。你要快要慢是你的自由,你開車速度要不要、會不會隨風景起舞也是你的自由,但你看到的風景一定跟上面東西都相關。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