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差異」是當代哲學的神主牌,差異簡單來說是一種仍難擺脫二元思維的字眼。雖說他已經超越過去靜態二元對立思維而以差異展開動態觀點而有點像易經原理的動態陰陽。這裡試圖重提中國詩詞演化中的「餘」的觀念。如果差異是減法概念的,則「餘」字是可以比喻為除法或微分概念的。(理工人的應該可以理解所謂微分就是本身程式的變化,可以進一步簡化為本身的變化來理解,對啥因子變化則看程式應用了。)

餘字有數學概念,時間概念,空間概念,加點物質的體概念。它是一個沒有二元對立概念的字,基本上是一元的。例如一些食物被一些人吃之後剩下的叫餘,被吃之前的食物跟被吃之後的食物並無對立性。「一些」是以一表多的一的概念,食物被吃之前後經過時間概念變化後叫餘。又「餘音繞樑三日」是音樂經過時間後的餘,它不是原來的音樂,但也不完全是另一個東西,此處一除以一並不會等於零,後來的餘音除以原來的音樂並不會等於一,餘音是原來音樂一的剩餘。餘在空間概念上會佔據附近的空間,說文解字中說:繞也,所以是附近環繞的空間,餘音或餘韻並不會跑到遠處。「餘蔭」這詞也是血統承傳親近的餘蔭,並不會跑去遠方陌生人處。「餘光」也不是正眼凝視注目之光,餘光不是看不到,它是我們看得到的邊緣,一種接近輕忽之視覺。「餘地」的空間則是可以呼吸透氣的後院,餘的空間性不是一種越界說,也不是偷渡,它靜默,就在一之內發展出餘地。它是豐盛後的東西,是愉悅後的過剩,是盛氣後的保留。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能吃了它,這條牛腱是我跟他唯一的聯繫。」

於是我們跟老狗一起蹲著,點了根飄惚的都會花火,想著遠處成點狀的尾牙大餐。傍晚的胃不是很舒敞,鼻子聞晚風眼兒見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