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許多人創作時常以點子為發端來啟動藝術的創作,而「沒點子」常常拖殆了作品時間,「沒點子」這件事似乎是很糟糕的事。

這件事我常以「跳島」來形容點子之間的關係,要到達另一個島嶼的距離似乎必須儲存足夠能量才能一口氣跳到。其他時間都是空白地醞釀。問題是站在目前的島上問自己「下個島在哪裡?如何獲知下個島嶼位置?如何到達?」似乎是一個很矛盾而且不可能的事。目眺所及一片汪洋怎麼辦?未知的島在哪裡?如何用已知的島嶼知識與獲得的能力知道下一個島?所以才會需要搜索型態的創作,於是需要知道如何游泳,探探水流風向就可以隨時下海。這時候點子是空的,游泳是自在的,而對之前島嶼的記憶是清晰的,上一個島跟上上一個島很遠也都不遠。一個衝動叫做離開搜索完畢的無趣島嶼,另一個企圖叫做到達未知彼岸。於是找一個岸邊下水,而裝備幾乎是裸身,就是泅泳。無須思考太多,每次往前一點小差距,每一次的划水動作都同時完成一個離開跟到達,直到看到島嶼、轉向島嶼、然後走上島嶼。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補寫這篇是看到最近對於游文富事件有很多聲音說:「讓歷史回歸歷史。」而有藝術自歷史場所退場的趨勢。然而,可以是這樣嗎?

解釋一下「解釋」兩字,「解釋」的中文字是很有深意的,他是釋放、釋出、解開、解放等開放性字眼,是把那內在的「困隱」釋放到開闊地上來顯現。意義上宿命地說,它並非受困於單一的專權詮釋。而這是一場解釋權爭奪戰。

flash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